关灯
护眼
字体:

083 封后(高潮必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慕容天下目光紧紧地盯着那颗赤红的朱砂。

    宫无尘的话在耳边响起,“圣女出,天下乱,得圣女者得天下!”

    他不在乎天下,他在乎的是,他的小少女为何至今是完壁之身。

    他的身子后退一步,脸下满是晦涩,她竟然还是处子。

    那么他那些退让,他与贤贵妃甚至还有了孩子,不是很可笑么!

    慕容天下低低地笑起来,笑得苍凉。

    锦儿,朕好像一直在错过你。

    他的手缓缓地抚过她白生生的小手臂,俊容上满是压抑!

    这时,朝晖却是先醒了,摸着到这里,便看到自家皇兄对着皇叔的小宠物露出那种心碎的表情。

    朝晖晕了,摇了摇头,没有错,这是皇兄,不是皇叔!

    酒一下子清醒了,她再任性,也是宫里长大的,于是走过去轻声地说:“皇兄,到时此为止吧,皇叔不会放手的。”

    她说着的时候,目光落到锦儿手臂上,也是一阵错鄂。

    她当然知道这是什么,她的眼里出现了一抹迷茫,锦儿不是和皇叔天天同处一榻么,为何…还是处子?

    但是她却是知道,不管锦儿是不是处子,皇叔都不可能任小宠物这般和皇兄同处一室。

    她的手落在慕容天下的手上,声音压抑着:“皇兄,将她送回去吧!”

    慕容天下的手未动,面上的神情更是让她心惊。

    “皇兄,你要掀起风暴么?”朝晖的声音也硬了几分,皇叔手握铁卷丹书,又身怀绝世武功,逼急了…她不敢想!

    慕容天下压抑着,一字一顿地说:“朝晖,你不要管!”

    她怎么能不管,小宠物是来她宫里的,要是出了意外,皇叔真的会宰了她。

    朝晖着急着,已经顾不得其他了,手伸手去欲夺锦儿。

    慕容天下自是不弱,伸手将朝晖点了穴道,朝晖哑然,眼睁睁地看着皇兄将小宠物抱了起来。

    修长的身段穿过层层帏幔,朝着外面走去。

    他要带小宠物去哪儿?朝晖急得不行,但是又不能说话,只得愣愣地站着。

    慕容天下抱着锦儿出去,并不是走的来时的正门,而是从侧门离开,所以锦儿来时带来的宫人一无所知。

    小锦儿被抱着踏进龙阳宫内,慕容天下想也没有想,笔直地走到内室中,将她的身子放到龙榻上。

    小少女眉目鲜研如画,比刚进宫的时候多了几分娇艳,不再是单纯那种可爱的漂亮。

    他的手抚着她的小脸蛋,喃喃地问:“是不是他,才让你变成这般。”

    锦儿躺着,大概是有些陌生,翻了个身,但是没有醒来。

    小嘴微微地动着,拍了拍脸上滞着的修长大手,迷迷糊糊地说:“皇爷爷,别闹!”

    慕容天下的眼眯了起来,身子猛地压上她软软的小身子,唇欺近她的唇侧,“叫朕皇兄!”

    小少女当然不会收,她睡得死死的。

    不得不说,慕容天下,你这个变态,你慕容一家男人全是变态!

    他看着她玫瑰般的唇瓣,鼻端隐隐闻到一抹香甜的气息,不由得心头一荡。

    若不是皇叔出现,她早就是他的。

    修长的食指缓缓抚过她的粉唇,轻压下去,竟然那么地香软。

    他困难地吐出一口气,心里不法不想到,她和皇叔在那些白天夜里,是否也是这般,或许做了更过份的事情。

    而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皇叔为何迟迟没有占有她的身子。

    锦儿,是圣女!

    那日,天降异象。

    青城的方向先是黑云笼罩,后来一片红光由低一飞冲天,满天的霞光光彩夺目。

    远在上京城的他,和国师二人站着。

    “这天象何解!”本来他是要问皇叔的命数的,但想不到国师却是微微一笑,“圣女出现了!”

    慕容天下一惊,国师却是含笑不语。

    良久,在他以为他不会再开口的时候,国师留下一句话:“圣女出,天下乱,得圣女者得天下!”

    青城已经寸草不生,只有锦儿赶了过去。

    慕容天下自然不是蠢笨之人,很快就明白了几分。

    但他需要更有力的说明,而锦儿手臂上的朱砂让他证实了自已的想法。

    难怪那几个太医没有能回来,已经被诛杀了吧!

    皇叔向来不手软,三个县屠城就足以说明他的霸道之气!

    锦儿是圣女,而皇叔身中阴毒——

    太后于那晚在龙阳宫内道——

    慕容夜要是得到了锦儿,阴毒尽解,而这天下…

    他不在乎这天下是否被皇叔所得,他只在乎他的小少女如果被皇叔占有了,她…还能活吗?

    皇叔瞒得很紧,但是这天象却是瞒不了!

    他再是怎么厉害之人,也不能只手遮天!

    慕容天下的目光又落回到锦儿的身上,她这么小,这么软,这么天真——

    怎么会是圣女!

    他不管得到她是不是得天下,他坐拥这天下江山,也不觉得怎么快活。

    他只是要她活着,或许这对皇叔很残忍,但他更爱锦儿。

    撕了心裂了肺的爱!

    她醒了以后,定会恨他,皇叔或许会杀了她。

    但是他受不了有一天,皇叔忍无可忍后,占有她的身子,将她推向万劫不复的深渊!

    “来人!”慕容天下唤进了肃喜。

    肃喜对于皇上这般冲动,自然是十分不赞成的,但是他一个奴才也不好说什么。

    “唤几个宫女进来,朕要封后!”慕容天下的声音很轻,但是异常坚定!

    肃喜头顶飞过一群乌鸦,这…要变天了!

    慕容天下看他杵着,狭长的眸子凌厉了几分,肃喜一惊,立即去叫人。

    进来四个宫女,捧着凤冠霞披,跪伏着为锦儿换衣。

    肃喜自然先行出去,慕容天下转过身子,走至窗前,望着天边的月光。

    他知道今日之事过了,会怎样,但他无悔!

    锦儿醉得一榻糊涂,但是这么大的动静却是也醒了来,醉眼腥松地看着宫女,一头雾水,“我要睡觉,换这么重的衣服干什么!”

    此时,她已经换好了衣裳,宫女为她梳头。

    她一身明黄色的凤袍,身子虽小小的,但是却毫不违和。

    那衣裳,自她进宫,他就准备了,但一直没有送出去。

    此时她穿着,他们已经是沧海桑田——

    他心中既是欢喜,又是酸楚。

    锦儿的目光落到他身上,她实在是醉得太厉害,竟然迷朦着眼,“皇爷爷抱!”

    小嘴微微嘟起,说不出的娇俏可人。

    慕容天下心中吐血的心情都有了,但他还是轻轻地走过去,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里,轻轻地说:“朕在这。”

    宫女们震惊了,皇上这是要将无耻进行到底?

    慕容天下脸上说不尽的温柔,拍了拍她的小身子:“锦儿乖,一会儿我们成亲可好?”

    小醉猫小手抱着他的腰身,迷惑地看着他:“我们不是成过一次亲了么?”

    皇上被问住了,有些狼狈,许久之后才道:“再成一次。”

    这也可以?

    小锦儿心中不满:“你这衣服不好看啊!”

    黄巴巴的,还有,皇爷爷今天也穿得黄巴巴的,算了,看在他也穿得这么难看的份上,她就勉强一下吧!

    头发被梳好,再是凤冠戴上去。

    锦儿哭闹,“好重,我不要戴!”

    小手随手就将价值千金的凤冠给拨到一旁,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四个宫女立即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一下。

    但是当皇上的脸色变也未变,只是轻轻地说:“先出去!”

    宫女出去后,他拍着小少女的背,轻声地哄着:“不戴就不戴!乖,不哭!”

    他真的不知道她这么爱哭,一会儿就哭得眼皮粉粉的,小鼻子红红的,可爱得不得了!

    他困难地呼出一口气,小少女即使醉了,也不满极了,伸手将他的手搂在自己的腰上,小嘴儿凑了上去,用力地亲了他的脸一下,撒着娇:“子陆,抱抱!”

    还要怎么抱?

    皇上觉得呼吸更困难了,他知道自己卑鄙了,锦儿分明是将他当成了皇叔,心里痛着,但是他却是一点也不想松开她。

    就让他毁灭到底吧!

    就在这时,他倒抽了口气,因为她伏在他胸口,小手不安份地在他的身上摸着,并一路往下…

    慕容天下脑子如烟花般眩目片刻,沉重地吐出一口气!

    锦儿趴在他身前,吱吱地笑着:“皇爷爷。”

    她咬着他的耳朵,小脸飞红,说了几句羞羞脸的话,慕容天下心头一荡,伸手重重一握,她尖叫一声,尔后用力地咬住他的唇瓣…

    慕容天下心头激荡着,身为皇上,他有过不少女人,但是这般感受,却是头一回。

    她小小软软的身子就在他怀里,他不由得想要加深这个吻!

    就在这时,锦儿打了个呵欠,不太合作地说:“好累,明天再继续吧!”

    她软在他怀里,小小的身子像个可爱的小宠物一样,让人心疼极了。

    他很想继续,但看着她洁白的小脸蛋,却是下不了手!

    皇叔与她,并没有进入宗室玉碟,说起来,她还是未婚女子。

    而长公主一说,更是皇叔的恶趣味,最重要的是,他现在管不了许多了。

    伸手抱起她的身子,直直地穿过龙阳宫,往皇家祠走去——

    小少女的长发垂着,窝在他的怀里睡得香甜,丝毫不知道,抱着自己的不是她的皇爷爷。

    落霞宫内,太后坐在那儿,低低地问着身边的嬷嬷:“皇上现在去哪儿了?”

    嬷嬷小声地说:“已经去了皇家祠了,再过一柱香的时辰,苏锦儿已经成了南国的皇后。”

    太后长长地舒了口气:“哀家也想不到这苏锦儿竟然是圣女。”

    她的眼里有着厉色:“去派人守着皇家祠,不管任何人都不许进去。”

    特别是慕容夜!

    她心中庆幸着,若不是她给他下的阴毒,圣女早就是他慕容夜的。

    而且,这慕容夜倒是真心喜欢苏锦儿,宁愿自己忍着苦楚,也不愿动那苏锦儿一根指头!

    太后到底是不放心,决定自己亲自去守着。

    南国历代封后那天,帝后要在皇家祠度过一晚,有夫妻之实!

    今晚,她定要让皇儿得偿所愿,就算是她仍是不喜苏锦儿,但是看在她是圣女的份上,也是令眼相待几分的!

    太后起身,和嬷嬷一起去了。

    与此同时,朝阳宫内,慕容夜坐在案边,随口问安海:“锦儿还没有回来么?”

    安海笑了笑:“和朝晖公主玩闹,总要晚些的!”

    “朕听说,她今日碰到明妃了!”太上皇叔的声音很淡,但是安海听出了意味出来:“奴才以后会吩咐下去,不让明妃出来乱跑。”

    慕容夜声音淡淡:“锦儿她重情,这些不相干的人,不要随意地打扰她!”

    安海点头称是,太上皇叔书写好了一幅字,问了时辰。

    修长的身子起身,似是不经意地吩咐着:“朕去接她!”

    安海忍着笑,主子啊,你这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这才半日啊!

    慕容夜冷哼一声,睨了安海一眼,“敢胡说半个字,朕就封了你的嘴!”

    安海闷闷地笑着,主子自己这般,还不许人说!

    慕容夜只带着安海朝着朝晖的宫中走去,好在不远,他又有些心急,便在黑夜中纵了身进去。

    方到门口,就觉异常,行至朝晖的内室中,朝晖站得僵直。

    他伸手在她身上拍了两下,朝晖嘴还麻着,但是顾不得许多,急急地说:“锦儿被皇兄带走了!”

    慕容夜面色一沉,即刻纵向出去。

    安海也是大惊,跟着去了。

    朝晖待身体恢复知觉,也紧跟其上。

    深夜的皇宫,今夜却浮动着不安。

    皇家祠内,慕容天下抱着锦儿双双跪在软垫上,抬眼,是南国的先帝们。

    他心头满是激荡,扶着锦儿的小腰身,轻轻地问:“锦儿,愿意嫁与朕么?”

    锦儿歪在他的身侧,迷迷糊糊的嗯了一声。

    她还要作着梦,梦到皇爷爷好温柔好温柔地亲着她…

    小身子越发地软了,靠在他身上一阵磨蹭!

    “锦儿别动!”慕容天下伸手拍拍她的小脸蛋儿,扶着她一拜下去。

    锦儿的头一着地,小身子竟然嘟噜一声滚在了地上。

    慕容天下又好气又好笑,这么重要的时分,她竟然…

    伸手扶她起来,干脆地圈在自己的怀里——

    唉,小锦儿,这礼要是成了的话,你当真是南国最不庄重的皇后了。

    此时,太后已经带着八大高手和几百名侍卫守在门口,眨眼间,慕容夜白色的身影降落在面前。

    “让开!”他的声音冷冷清清,和平日没有什么不同,但是却透着一抹杀气。

    太后上前一步,“子陆,苏锦儿是圣女,自然是要和皇上成亲的!”

    慕容夜笑了起来,“锦儿是朕的妻子,怎么好和皇上成亲。”

    “她进宗室玉碟了么?”太后逼问。

    太上皇叔仰天大笑,那笑声蕴含着无尽的内力,在场的人竟然无一不后退几步。

    便是捂住耳朵也挡不住那气势逼人!

    太后也是面色一变,生生地震开来。

    “她是我慕容夜的妻子,不需要旁人来佐证!”月色下,谪仙般的面孔早已经如同修罗,“今日,有谁拦着朕,朕不会留丝毫情面!”

    锦儿是他的妻子,他当是用尽一切来守护她!

    哎,要是皇爷爷知道他的小锦儿将皇上当成他,又亲又摸的,不知道会不会气得吐出一口血来!

    太后一震,尔后便怒道:“拦住他!”

    高手们当然不敢杀当今的太上皇,但是太后的命令还得听的,于是纷纷出手。

    慕容夜一贯气,长袖挥出,八大高手倾刻间跌出两丈远,口吐鲜血,竟然倒地不起,死得透透的!

    太后骇然,身子一软,喃喃地说:“想不到他…”

    慕容夜踏进去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