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四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盛向东的表情异常的平静,就像是在讲述一个跟自己毫无关系的故事一样,看那样子,显然已经知道很久了。

    可是接下来盛向东的回答还是让云梦泽不敢相信,只听盛向东缓缓地说道:“其实在玉茗怀了桑榆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所以我才带着她跟桑梓匆匆离开了临川。”

    “你说谎”,云梦泽第一次在人前失态,“你那么骄傲,怎么能容忍别人的背叛?”

    已经是中午了,盛向东看了看门口,以前这个时候许红颜早该来送饭了,今天却迟迟不见她来,或许是有什么事耽搁了呢,盛向东这么想着,才又看向了云梦泽道:“我爱她,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比我更爱她的人。”

    因为爱情,所以能够包容所有的过错,这就是盛向东对待桑玉茗的方式,而自己穷极一生,却什么也不能企及,对话进行到这里,云梦泽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我知道苏越那孩子不是桑梓的,当时不过是将计就计,其实你回来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开始怀疑你了,没想到这么多年,你确实变了不少,盛世变成今天这样的局面,是我的错。”盛向东的语气依旧淡如止水。

    天命之年的他风雨一路,如今桑玉茗去了,一切似乎都失去了意义。

    “我终于知道玉茗她为什么要离开你了”,云梦泽猛然想起了什么,竟然仰头大笑了了几声,“因为你给她的爱太沉,她要不起。”

    这句话有如醍醐灌顶,这么多年他都以为桑玉茗是因为恨自己拆散了她跟许镇安,经云梦泽这么一说,才发觉这才像真正的桑玉茗。

    “这个问题我只有下去的时候再亲口问她了。”盛向东又翻开了手边的书,看样子是不打算再谈下去了。

    云梦泽定了神,刚才显然是太激动,她看了看那书皮,像是一本回忆录,因为离得近,她看见书皮上的署名是“诉清风”,心想大概是桑梓回忆桑玉茗的一本书。

    “她走了之后我的世界就空白了,这本书让我好像又回到了她的生活一样。”盛向东的神情是陶醉欣慰的。

    云梦泽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她觉得这么多年后自己还是像个傻瓜,永远只能活在桑玉茗的影子里,可笑的是,桑玉茗已经死了,可是她的影子却依旧横亘在她的头顶。

    盛向东自言自语,又翻了一页:“可是书里一次也没有提起过我,或许我对她来说就是一段空白。”

    云梦泽看着盛向东毫不掩饰的思念之情,只觉得心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地烧着,当年要不是因为盛向东,她根本就不会去临川那么个小县城,虽然当时她就知道,盛向东的心里,只有一个桑玉茗。

    “清儿的事我没有骗你,离开了临川之后我才发现自己怀孕了,我知道你之所以会要我,都是因为心里难受,所以我选择一个人将她养大,可是这么多年,你怎么忍心这么对她?”云梦泽的一番话说的声泪俱下,跟以前杀伐决断的云总监简直判若两人。

    盛向东静静地听完,眼中的神情变幻莫测,他这才仔细地看向了云梦泽,压低了声音道:“正因为我知道欠你们母女的,所以我放任你们恶意收购盛世的股份,可是盛世终究是桑梓的,我也不会容忍任何人将它夺走,梦泽,收手吧。”

    “收手”?云梦泽的表情瞬间变得狰狞,“你知道我带着清儿吃了多少苦吗?你知道没有父亲,清儿从小受了多少委屈吗?”

    一连几个反问,问的盛向东哑口无言,病房里沉默得可怕,几十年的恩怨纠葛仿佛都摆在了眼前,再也找不到借口回避。

    盛向东叹了口气:“清儿这孩子心气太高,我要是真把盛世给她那是害了她,我将南城的那处祖产留给了她,这辈子只要她本本分分,肯定能衣食无忧了。”

    他既然这么说,那笔祖产肯定会是一块黄金地,可是显然云梦泽要的,并不是这些,只见她慢慢地站了起来,走到盛向东的身后:“我这一辈子都给了你,开始爱得不能自拔,后来又恨得情不自禁,我要你用所有的一切来补偿我失去的青春。”

    云梦泽说完抽出了他手里的书,厌厌地又看了一眼那书皮才往角落里一扔,一边转身离开一边笑着继续道:“人都死了,你还是帮你的宝贝儿子想想怎么样渡过眼前的难关吧。”

    盛向东抬了头,却依然背对着离去的云梦泽,又叹了一声才无奈道:“对不起。”

    云梦泽的脚步顿了顿,终究一句话也没有再说,匆匆离开了病房。

    随着关门声的响起,病房里又恢复了宁静,窗外下起了雨,刚开始还是淅淅沥沥,不一会儿就越来越大了,雷声轰隆隆的,还不时得伴随了闪电,盛向东知道,这可能是今年的最后一场雷雨了,雷雨过后又会是一番怎样的景象呢?盛世又能否扛得住这一次的骤雨腥风呢?

    盛向东一回头,却见桑梓就现在门口,先是感到意外,然后才不自然地笑了笑问道:“什么时候来的?”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