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一百六十七章 天道反刍(四合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笑嘻嘻的。

    这算命先生,是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灰不拉叽的宽大道袍,身材却瘦小,獐头鼠目,留着两撇小八字胡,两只两鼠眼里。不时有精芒闪过,相貌猥琐的很,一副骗子模样,全无半点仙风道骨。正是久违的高有道。

    高有道此刻,气息全无,看不出境界,也不知道是为了感悟什么,扮成一个普通的算命先生,在这人间继续打滚起来。

    一边吆喝着。一边喝着浓茶,一边打量着过往的凡人,神色格外的轻松,看的出来,高有道的日子,过的不错。

    陡然,高有道眼前花了一下,目中猛的精芒亮起,再凝目看去的时候,只见他之前随意看去的长街的街道那头,几百米远外,人群之中,多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背负着双手,正朝这里走来。

    青袍。

    黑发。

    雄壮笔挺的身影,仿佛永远屹立的大山一样。两只虎目里,射出异常复杂的神光,直勾勾的落在高有道的身上。

    行动之间,看起来和寻常的凡人,没有任何区别,但落在高有道的眼里,却仿佛是最玄妙的某种道术神通一般,每一步都令人动容,都充满了与天地不分彼此的味道。

    高有道看的先是目光一颤,随着神色黯淡下去,露出一个就知道躲不过去般的唏嘘神色。

    “有道,找个地方谈一谈吧。”

    那青袍人影,自然是叶白,走近之后,淡淡传音了一句。

    高有道闻言,没有回答,默然收拾起了自己的吃饭家伙,一杆长幡,一筒竹签,一把黄纸,一枝大笔。那动作,慢慢腾腾,仿佛是一个最苍老的老家伙的一般,又予人心事重重般的感觉。

    桌子是问后面的店中借的,高有道没有取,将杂物揣进包袱里之后,拄着长幡,漫步而去,七拐八拐之后,进了一个幽静异常的胡同里,撕空而去。

    再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高空白云里,叶白也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身边,二人并肩而行。

    谁也没有说话,这一路上意外的沉默。

    自从在绝望之地,找到季苍茫,又解决了出路的事情之后,叶白和高有道,就再没有碰过面,二人仿佛仇敌,刻意回避着对方。

    叶白心中,有没有愧疚,高有道心中,还有没有恨,只有他们二人,自己最清楚。

    在虚空里,飞了盏茶功夫,高有道落到一处高山山腰,穿林而去,又是七拐八拐,陡然眼前一亮,进了一处山谷之中,谷中只有一间木屋,该就是高有道的寻常修炼之地。

    屋外树下,石桌一张,石凳四只,高有道走到一只凳边,一屁股坐下,就再没有动静。

    叶白好一阵尴尬之后,说道:“有道,你现在应该是星主二境了吧,我实在很为你高兴。”

    高有道闻言,面皮扯了扯,哂道:“就算是星主二境,在你面前,早已经是什么都不是,还不是你想逮就逮!”

    说完,又补充道:“或许自从我们认识的那一刻起,你就想把我高有道怎样,就可以怎么样了。”

    二人这第一次对话,高有道就把当年的事情挑出,可见心中对叶白,一直堵着一口气。

    叶白面色,微微沉了沉,就冷道:“有道。当年之事,的确是我做的不对,若你想追究,可以敞开来对我提要求。”

    他亦是桀骜性子。当年之事,错了就错了,但高有道若是冷嘲热讽,以叶白的性子,也是有些无法接受。

    高有道闻言冷哼。没有再言语。

    叶白看的一阵头疼,想起正事,还是咬牙道:“有道,你该猜到我是为什么来的,我和大师兄,均想不出解决办法,特地来求助于你。”

    “没有!”

    高有道冷冷道了一句,直接回绝。

    叶白压着性子道:“这世间,若有人能够找到方法,我相信一定是你。我愿意欠你一个天大的人情来换这一卦。”

    为了保住季苍茫的命,再加上之前之事对高有道的愧疚,叶白也是舍得。

    “不用算了,这一卦我不会算的。”

    高有道仿佛负气的孩子一般,再一次生硬回绝。

    叶白听的有些懵了,说道:“有道,你要想清楚,这不光是为了这方大千世界里的其他生灵,也是为了你自己,若是任由那浩劫吞噬下去。你也要完蛋的!”

    高有道哂然一笑,说道:“那又如何,总之我不算这一卦!”

    叶白听的几乎要骂娘,高有道难道也变成了一个。他以前所遇过的那些疯子一般的修士吗?

    ……

    好一阵沉默之后,叶白目光炯炯道:“有道,我不管你是不是还在怨恨于我,这一卦,你必须算!”

    “你又要来逼我了吗?”

    高有道唰了一下就站了起来,目光锐利如刀的盯着叶白。怒声喝道。

    “这一次,你打算怎么逼我?把你学过的那些的禁制手段,一起用在我的身上吗?你来啊,我不怕你!”

    高有道瞪大着眼睛,看着叶白,神色狰狞。

    二人之间,仿佛旧事重演。

    叶白看着高有道,突然生出陌生的感觉,若说高有道对他有怨恨,他可以理解接受,但现在的这个高有道,仿佛疯子一般,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就要和叶白来斗这一场气,实在是叫叶白感觉到不可理喻。

    二人四目相视,气氛森冷。

    “……有道,如果你是这样的态度,我不介意再逼你一次!”

    叶白目光,冷峻起来。

    高有道闻言,哈哈怪笑了一声。

    “你就是这样的人,你就是这样的人!”

    高有道指着叶白的鼻子骂道:“为了自己亲近的人,可以不惜将任何人推进火坑里!”

    叶白听到高有道这么说他,心中猛的痛了痛,面上青筋跳了跳,也站了起来,怒道:“为了我亲近的人,我的确不惜将任何人推进火坑里,但这一次,我是为了所有人,为了这个大千世界里的所有生灵,也包括你!”

    “你还想骗我到什么时候!”

    叶白话音还没落下,高有道就喝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根本就是为了救季苍茫来的,只有他的死,才能挽救这场浩劫!”

    话音落下,叶白震然呆住。

    高有道在道这一句后,亦呆在那里。

    ……

    “……你怎么会知道这件事情的?”

    好一会之后,叶白喃喃说道。

    高有道目光沉郁,声音低沉道:“我的祖师算皇,他为第一仙帝卜的最后一卦,就是这一卦。他的传承里,告诉我的。”

    “没有其他方法吗?”

    叶白问道。

    “不知道。”

    高有道再次冷冷道了一句。

    叶白郁闷到无语,痛苦道:“有道,就当我求你,算这一卦吧,大师兄他不能死。我也绝不止是为了他,其他生灵,也不应该死在这一场浩劫里!”

    “他不能死,我就能死吗?”

    高有道的情绪,再一次激昂起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白瞳孔一缩。

    高有道深深凝视着叶白,神色异常复杂道:“我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其他方法,来化解这场危机,但如果我敢算这一卦,我必死无疑!这一卦,必定是逆天的一卦!”

    叶白愕然,终于知道高有道死也不肯答应算这一卦的原因。

    “在你心中,还是季苍茫的命,重要一些吧!”

    高有道看着叶白。声音有些阴森道:“你这一次,是否像上次一样,为了季苍茫,牺牲我高有道的性命?”

    叶白默然。

    高有道又咆哮道:“季苍茫的命是命。我高有道的命,就不是命了吗?我高有道就是贪生怕死,我有错吗?凭什么牺牲我的命,去救他的命?我欠你们的都还了!”

    面对高有道的这一个个问题,叶白呆立在那里。心中五味杂陈。

    这是高有道。

    这一瞬间,叶白生出,季苍茫命运已经注定了般的感觉。那感觉,令他痛到撕心。而这样的一个高有道,同样令他心痛。

    “有道啊……”

    叶白轻轻唤了一声,就再说不出话来,若换成是他自己,舍出性命,也会去救季苍茫。

    但他能够要求高有道这么做吗?

    他已经做过一次这样的事情,还能做第二次吗?

    “我不逼你。我不逼你……我再也不逼你了。”

    叶白神色,异常痛苦的重复了几句之后,终于是转身而去,那身影落寞而又凄凉,哪里有半点祖境修士的风采。

    而高有道吼出那一个个问题,眼眶也莫名的红了起来,看也不看叶白的背影,冷哼了一声,坐了下去。

    二人心中,均都知道。这一次,是彻底撕破脸了,再没有任何回环的可能,哪怕叶白理解了他的贪生怕死。但这样的人物,还有结交的必要吗?

    ……

    黄泉界里,再一次热闹起来。

    大劫消息传开之后,不知道已经有多少修士,躲到了黄泉界来,而当新的黄泉界主纪白衣。传下消息,请九祖传人前来,共抗这场大劫的消息传开之后,又是无数修士沸腾。

    个个赶往忘川城来,就要见一见,九祖的传人,究竟是哪九个家伙。叶白到达忘川城的时候,城中已经是鬼修,血肉修士无数。

    以叶白现在的心情和实力,自然是懒的伪装的,到来之后,几乎是立刻引来一片猜测。

    他是不是就是雷祖传人?到底是不是?你倒是给个痛快话啊!

    可惜,叶白从来不承认。

    叶白神色冷峻,顶着无数修士的目光和神识,进到纪白衣的界主府中。

    “都有谁到了?”

    领他进府的,是纪小白,此刻的纪小白,境界竟然还是彼岸后期。

    纪小白闻言,传音回答道:“除了大师伯,顾青锋前辈,温良玉前辈,莫二师伯,还有忘川前辈,月龙祖师他们之外,来的只有金星域的顾始终前辈。”

    叶白微微点头,皱着的眉头,没有解开。

    父子二人,无声前行。

    陡然,叶白转过来看了一眼纪小白,没好气的骂道:“你的境界是怎么回事,为何还是彼岸后期,你要磨蹭到哪一天?你大哥他早就已经是星主了,你的那些侄子侄孙都要赶上你了。”

    纪小白听的头皮炸了一炸,明显感觉到自己老爹的情绪,有些不对劲。仿佛是一个苦苦压抑着的火山一般,随时会爆发出来。

    几百年前,叶白就是见过纪小白,也是知道他的情况的,上次什么也没说,这次却开骂,一定有原因。

    纪小白从小就有些怕叶白,没敢多问,小声道:“老爹,你是知道的,冰冰死后,我的欢乐道心,就再不可能进阶到朝彻境界了。”

    “那就和仲陵去讨一颗见独丹,废掉你的欢乐道心,重铸其他意境。”

    叶白冷冷说道,这是叶白唯一能想到的方法,帝默就是先例。叶白也再不容许自己的儿子,这样消沉下去。

    纪小白闻言,没有立刻回答,神色复杂。

    在他心里,欢乐道心便是和凤冰冰挂钩在一起的,只要欢乐道心还在,就仿佛凤冰冰还活在他的心里一般,他担心粉碎了欢乐道心之后,他会渐渐将凤冰冰遗忘。

    “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

    叶白陡然停住脚步,目光异常威严森冷的盯着纪小白。

    “……老爹,我的未来,我可以自己做主吗?”

    纪小白在呆了片刻之后,终是挺着胸膛说出这话来。

    “小兔崽子,连你现在也要和我唱反调了吗?”

    叶白似被激怒,一把抓着纪小白的衣领将他提了起来,瞳孔凝缩成两点,两只眼睛里射出的锐利目光,仿佛要将他洞穿了一样。恐怖的气息,亦压在了纪小白的身上。

    纪小白骇的身躯颤了颤,面上血色退去,这样子的叶白,绝不是他熟悉的那个老爹。

    ……

    “叶白,你在干什么?”

    温文而又有力的声音,从不远处的方向里传来。

    叶白转头看去,不见人影,神识扫去,只见一道儒雅斯文的青年鬼修,站在数里外山顶的一处大殿门口,目光冷峻异常的盯着叶白,赫然是月龙道人,尽管他的境界,早已经被叶白远远甩开,但那筑基期起,就以老师的身份和叶白相处,而生成的威严,没有半点弱去。

    月龙道人脚步一踏,便到了二人身边。

    “你现在境界高了,便打算随意主宰其他人的命运了吗?”

    月龙道人喝道。

    叶白目光沉下,终是放开抓住纪小白的手,一身不吭,阴沉着面色,独自而去。

    ……

    “师公,老爹这是这么了?”

    纪小白喘了几口大气,有些不解的问向月龙道人。

    “我也不知道。”

    月龙道人凝视着叶白的方向,摇了摇头,说道:“或许是这一次大劫,带给他太大的压力了吧。”

    纪小白微微点头,心中并无怨恨,只有对叶白的担忧。

    ……

    很快,叶白就进了月龙道人刚才身后的大殿。

    大殿之中,七道人影,纪白衣,季苍茫,顾青锋,忘川老人,温良玉,莫二,均已经在那里。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一人是顾始终。

    这不是叶白第一次见到顾始终,事实上,当年那场黄泉拍卖大会上,顾始终也曾去,叶白看过他一眼,但只到今天,才有机会,仔细打量起他。

    顾始终身材高大,穿着一身天蓝色的朴素长袍,三十出头模样,面相却只算寻常到有些粗犷,肌肤是有些病态的蜡黄色,予人不欲久看般的感觉。

    但若是看下去,反而会觉得极其的耐看,好似充满了一种别样的男儿魅力一般。尤其是那双深邃灵动异常的眼睛,令整个平凡的面孔,仿佛都只是为了衬托他那双眼睛一样。

    顾始终见到叶白,一对黝黑的眸子里,亮起了两团雪亮的芒彩,但很快就收敛下了去,平凡的面孔上露出一个异常爽朗的笑容,朝叶白点了点头,仿佛老友重逢一般,绝不予人虚伪做作的老江湖的感觉。

    “终于见到叶兄了,这么多年来,我数次想要奔赴远古雷庭,与叶兄切磋手段,最后均都自感还差一截,没有成行,实在是惭愧的很。”

    此人一张口,声音更是亲切。

    “见过顾兄,我早该猜到金祖的气运神物,在你手上的,也应该落在你这样的人物手上。”

    叶白亦朝此人行了一礼,他当年就觉得,顾始终此人,和季苍茫很像,这种像,不只体现在精神气质,风采自信上,更体现在担当上,若这个大千世界里,没有叶白,没有季苍茫,顾始终或许是最耀眼的那一个。

    “彼此彼此,比起叶兄,我仍多有不如。”

    顾始终微笑着,谦虚回了一句,风度极佳。(未完待续。)

    PS:  这一大章,加更给盟主狐狸爱吃菜,感谢他的支持!也感谢所有的读者的支持!
上一页目录下一章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