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两千一百六十章 宝瓶新主(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冰星域,罗紫星。

    五级星辰,星辰品阶,虽然不算太高,但这里却是冰星域最繁华的一颗星辰之一,原因无他,这里是冰星域最大的坊市所在,几乎占据了一块大陆。

    一般说来,为了往来和交易方便,这类超级坊市,都会选择中等品阶的星辰,太高的星辰,都被大势力占据,有着小周天星禁术保护,外来的修士,没有允许,几乎进不去。

    闲话不提,回说这罗紫星,最近实在是太热闹热闹,全因为一个人的到来——季苍茫。

    ……

    季苍茫以一个最公开的方式,为永生瓶寻找新的主人,消息传出之后,整个冰星域都沸腾了!

    甭管你是出身什么势力,心性究竟如何,个个星空之上的修士们,都抱着试一试机缘的心理,往罗紫星而来。

    星空之下的修士们,则是郁闷的几乎要骂娘,个个心中大骂,凭什么我们就要被关在大门之外?

    而又有大批心理阴暗的修士,不免又把季苍茫这个传言中心地宽仁的家伙,给狠狠嘲讽了一顿,这样一件宝贝,就算自己用不了,也不能这么随便送人啊。

    不过季苍茫既然要送,众人当然是大乐。

    星空之中,遁光道道,全都是赶往罗紫星的,仿佛赶集一般。

    罗紫星上,季苍茫到来之后,就住在坊市之边的一处山谷中,这山谷如今,已经一层巨大的,半圆形白色光幕样的东西完全笼罩。

    透过光幕看去,谷中鲜花盛开,山泉流淌,最近更是多了一件白玉宝塔样的上品仙宝,高达百丈,似有百层,高高的矗立在哪里。巍然不动。

    这座宝塔,正是季苍茫带来,效用不知,而季苍茫自己。则是盘坐在那塔门口,终日冥思。

    一身白袍,一头白发,平静而又威仪。

    光幕之外,山野之中。已经不知道来了多少修士,密密麻麻的或站或座着,个个眼巴巴的看着季苍茫,等待着考验开始的时刻。

    这些修士,境界最低的,甚至只有炼气初期的境界,这样的境界,当然只能来看看热闹。

    而最高的,则是——星主二境,而且是个老熟人。冰绝神宫的宫主冰师!

    此人当年被擒下,亦陷入了长久的沉睡之中,直到季苍茫帮他解去冰祖种下的手段才醒来,冰绝神宫离的较近,因此冰师得到消息之后,来的也最快,是第一个达到的星主修士。

    此人盘坐在最前面,闭着双眼打坐,不知内心作何想,在他身后。是大批的冰绝神宫星空之上的弟子,个个默然无声。

    冰绝神宫这一片修士的附近,竟然是一大片空地,无人来占。

    很显然。是为冰星域的其他没来的几个大势力留的。普通势力,若敢去座,保管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嗖嗖嗖——

    天空之中,破空之声,络绎不绝。

    个个修士,到来之后。规规矩矩的站到后面等待。

    砰——

    突然一声重响,响起在冰师前侧方,竟然有人直接来到冰师前面,最靠近季苍茫的光幕外的地方。

    众人见状,一片哗然!

    就连冰师也是猛的睁开双眼,看向前方来人,目光冷凝。

    来人是个二十二三岁模样的女修,身材娇小,相貌娇俏可人,尤其是两只眼睛里,充满了灵动,大胆,狡黠之色,仿佛一只调皮的小猫一般,穿着一身杏黄色的罗衫,衫上繁花点缀,又添了几分典雅。

    而她的境界,竟然只有星空初期,这样的境界,敢直接跑到冰师前面去,简直是找死。

    大批修士,射向此女的目光里,起了冷笑和不屑之色,仿佛在期待着她被击杀当场的下场。

    而有不少知道她的身份的修士,则是瞬间脸色黑了黑,眼中露出一个无奈之色。

    那无奈之色里,透着的意思是,这一位,惹不起!

    ……

    “青橙拜见曾外公。”

    那女修落地之后,看也不看旁人,笑嘻嘻的朝着季苍茫行了一礼,露出两排雪白的贝齿。

    听到女修的称呼,不少修士,立刻反应过来,敢情这一位是季苍茫的曾外孙女,难怪有这么大的胆子。

    而他既然是季苍茫的曾外孙女,那就一定是叶白的曾孙女,有这两尊当年踹翻了十几个大宗门的大神当靠山,难怪敢这么行事。

    冰师已经闭上了眼睛。

    光幕之中,季苍茫却是睁开眼睛,有些宠溺又无奈的看了那女修,他虽然去远古雷庭的次数不多,但怎么会忘了那一帮子的后辈。这女修,就是当年第一次见面时,带头问她讨要见面礼的,名叫季青橙。

    性子与叶蔷叶薇二女有些相似,调皮的紧,但胆子却是要大胆上太多。季苍茫对她印象深刻,当年也是颇为喜爱的。

    而此女的元气属性,也是冰修,继承了她的母亲的体质,她的母亲就是冰星域一个大势力出来的女修。

    季苍茫朝季青橙,点了点头。

    季青橙嘻嘻一笑,敲了敲那光幕道:“曾外公,让我进去,青橙好久没见你,有好多修炼困惑,要和你请教呢。”

    一副刚刚见面,就要搜刮季苍茫一顿的架势。

    众人原本还觉得她有些仗势嚣张,如今不少却莞尔起来。

    “青橙,不得无礼,在外面等着!”

    季苍茫尚未回答,一声威严的声音,已经先把季青橙呵斥了一句。

    众人随声看去,只见数十个修士,从西边的方向里,踏着连成一片的白色雾气,朝着这里急速靠近过来。

    领头的修士,是个星主境界的白发老者,长须飘飘,相貌清癯,颇有仙风。身后众人,也是个个颇有仙道之气。

    这数十个修士,所在的势力,就是季青橙母亲所在势力——云中霜神山。领头的老者。是云中霜神山的老宗主——清河道人。

    季青橙的母亲,原本只是云中霜神山的一个地位中等的女修,因为嫁给了叶平安的缘故,如今地位扶摇直上。被宗门重点栽培,而季青橙更是成了小公主一般的人物。

    不过季青橙可以和季苍茫没大没小,清河老人却不敢放肆。

    落地之后,连忙先朝季苍茫行礼拜见,寒暄了一番。抽空还与冰绝神宫的人点了点头,并无什么霸道之色。

    “青橙,还不过来,不要打扰你曾外公修炼。”

    绵软动听的妇人声音响起,正是叶平安的某一个夫人,季青橙的亲生母亲,是个风姿绰约的美妇。

    季青橙闻言,嘟嘴不满。

    “无妨,青橙你进来吧,不过还要请诸位再等一等。考验的时间还没有到。”

    季苍茫淡淡道了一句。

    话音落下,朝前方的光幕上,打出一指,光幕开了一扇门。

    “多谢曾外公。”

    季青橙乐的眉开眼笑,颠儿颠儿的跑了进去,来到季苍茫身边之后,一屁股座在草地上,挨着季苍茫坐着。

    清河道人等人,自然只能无奈摇头,在冰绝神宫旁边的空地上。座了下来。

    “曾外公,我也是冰修,你上次去远古雷庭,竟然没有把永生瓶给我试机缘。”

    才座下来。季青橙就拽着季苍茫的衣服,不依般的摇晃着,苦着玉脸撒起娇来。

    “此一时,彼一时……”

    季苍茫见状一阵头疼,他当年对弟子十分严厉,但对隔代小辈。却很难板下脸来,低沉着声音,语重心长般说道:“你曾外公我,行起事来,也是有苦衷的。”

    “懂,懂……”

    季青橙小鸡啄米一般连连点头,却又坏笑着传音道:“那我是不是可以不用参加考验?直接祭练?”

    “想的美,给我老老实实座好,若是通不过考验,一样没有祭炼资格!”

    听到正事,季苍茫喝了一句。

    “不通人情的曾外公!”

    季青橙闻言,娇哼了一声,一副不满样子。

    季苍茫没有再理会她,闭目起来。

    季青橙对于季苍茫的为人,其实十分了解,对于这个答案,心中有所准备,小性子来的快,去的更快,在不满了片刻之后,又拖拽着季苍茫的衣服,传音请教起修炼之事。

    季苍茫神色缓下,一一解答。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