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7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此时京中小酒馆儿里,闵尚书大人惯坐的位置,此时一对儿小伙伴儿也在喝酒。

    薛庆有点儿纠结地低头饮酒,一点儿都没有看出闵江频频看天色的焦虑的表情。

    他真心觉得有点儿烦恼。

    圣人之前召见了他一次,并没有表示关于英王之死对他有什么不快,还表扬了一下薛总督在江南的工作,看起来很和气,果然关于官职也更和气了。

    直隶总督,这个位置,当年薛庆就眼馋很久了。

    只是如今,薛庆有更多的想法了。

    眼瞅着宁王很喜欢他的爱女,虽然薛嘉对宁王并不是很热情,可是叫薛庆看,这其中能操作的空间不小,比起总督来,王爷的老泰山这么一个职位,还是很诱人的。

    毕竟,不管宁王日后有多少的侧妃妾室,凭着薛嘉的手段,想要坐稳宁王妃的位置,生个世子出来,还是很容易的。

    薛家的血脉能与宗室融合,日后薛家也能够受益,这可比只任一朝的直隶总督好处多了去了。

    心中有点儿想法,薛庆就唉声叹气。

    闵江一点儿都没有看出他的纠结,见这货竟然喝酒喝上瘾了,尚书大人就很焦急,犹豫着问道,“还得喝多久啊?”

    “你很急么?”薛庆有点儿不高兴地问道。对于一个对自己不大热情的小伙伴儿,薛大人很受伤。

    “今儿我女婿女儿回门儿,小两口见不着我,心里想我呢。”闵江顿时嘚瑟了起来,炫耀了一下。

    薛庆果然有点儿嫉妒,皱眉道,“出嫁女,频繁地回娘家,她婆家该不快了。”

    说起这个,闵尚书顿时觉得自己眼光好,手下得快了,想到女婿对自己恭敬敬重的脸,还有每每小两口回门儿,湛家各房大包小裹地送东西,显然是很看重闵柔的,闵尚书顿时发出了高亢的笑声,眉飞色舞地与薛庆炫耀道,“湛家啊,那真是一等一的人家儿,知道阿柔从小儿跟在我身边长大,我身边如今又没个孩子陪伴,常叫阿柔与阿瑾回来看我,时不时住上几天,还叫别担心府里呢。”

    想着女婿有点儿羞涩的模样,闵江不由笑得更开心了。

    有什么,能比女婿崇拜自己更叫人满意的呢?

    “你闺女与秦国公主做了妯娌,真是叫你捡了大便宜了。”薛庆顿时羡慕嫉妒恨,见了闵江那张嚣张的脸,再觉得宁王很好,可是也不敢说叫闺女天天带着宁王在薛家住的,此时有点儿悲剧,还听闵尚书笑眯眯地继续说道,“前儿啊,阿柔因身上不爽快,想着叫身边儿的丫头服侍我那女婿,女婿还未说什么,她婆婆连声命不许的,说湛家没有纳妾的规矩,以后小两口只好好儿的就是了。”

    这就有点儿胡编乱造了,闵大人期期艾艾地问湛府是不是不纳妾还在眼前呢,不过眼下,谁会纠结这个问题呢?闵尚书胡吹了一通,见薛庆羡慕得眼珠子都红了,这才嘿嘿地溜了一口小酒儿,看了看天色,便问道,“我说,你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与我说说。”

    “圣人透出话儿来,命我总督直隶。”薛庆沉默了片刻,这才低声说道。

    他虽然与闵江颇有些竞争的关系,然而却也最信任他,心中如今不定,便想着询问闵江一二。

    “这是好事。”闵江想了想,便笑呵呵地说道,“虽然你比本尚书多走了几年,不过你放心,内阁里,本尚书给你瞅着空,啊!”这一回,闵尚书得意得尾巴都要撅起来了。

    被捅了一刀的薛庆气急败坏地看着他,顿了顿,这低声道,“你觉得,我留在京中怎么样?”

    “如今六部之中,并无尚书从缺,”闵江见他不愿意,便皱眉道,“难道你想入都察院?”那可是得罪人的活儿,虽然很被看重,不过叫闵江说,哪里有总督一方来的位高权重呢?

    封疆大吏,这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宁王。”薛庆再次一叹。

    只这一个词,闵尚书就知道点儿意思了。宁王追薛家小姐追到了湛家去,他隐隐是听说过了的,如今见薛庆纠结,他不由觉得有点儿好笑。

    宁王确实是个良配,只是若论闵江,是从来都不会打皇子的主意的。愚蠢的皇子,张扬太过,妥妥的陪着死的节奏。聪明点儿的,如宁王这样儿的,缩着头做人,虽然很太平,可是叫闵江来说,做什么顶着圣人的忌讳做这么个不能给自己助力的赔本儿的买卖呢?

    一点儿野心都没有的皇子,还不及有权的勋贵的作用大,简直就是鸡肋,况庶皇子闵尚书从未考虑过,宁王他冷眼旁观,是个极聪明的人,跟聪明人一起玩儿,还是不要走得那么近的。

    没见宁王一直都在装傻?

    “若是宁王有意,却也不是什么问题,等赐婚就是。”闵江知道薛庆的功利心颇重,却喜欢剑走偏锋,便含糊地说道。

    叫他说,京中如英国公理国公,特别是皇后她亲爹忠靖侯府上多有出息上进的子弟,这样与皇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又不犯忌讳的,才更好些呢。

    “不仅是宁王,”薛庆却开始搓牙花子,有点儿头疼地说道,“我家那闺女,极好的,因此三皇子……”见闵江脸色扭曲了起来,他有点儿得意,有点儿纠结,最后含蓄地说道,“你懂的。”

    “三皇子也有意?”闵江脸上凝重了,死死地看着还美滋滋的薛庆,觉得这货是不是脑子不太好使?

    薛庆行事喜爱投机,可是投机投到这份儿上,可就是找死了好吧?

    “那你还留在京里做什么?!”见小伙伴儿有些得意地点头,闵江顿时拍了桌子,指了指有些诧异的薛庆,恨铁不成钢地说道,“我说,你是不是觉得你挺招人待见呢?!”

    “你外甥女儿做了侧妃,可不能敌视我家嘉儿啊。”薛庆警惕地说道。

    他想起来了,眼前这家伙刚刚送了外甥女儿进了三皇子府的。

    说起这个闵江就贫血,捂了捂自己的心口,他骂道,“蠢货!为了这个,本大王还进宫告了三皇子!你以为我是要跟他好好儿做亲家呢!”

    宋月的事儿,简直就是坑了他一把,不是闹得满城风雨,都知道闵江不喜欢三皇子,日后清算起来,他头一个就要被那个有点儿小心眼儿,还伪装很大方的太子干掉好吧。自己往外跑来来不及,小伙伴儿竟然还蠢蠢地往里跳,不是为了当初同科同年的情分,闵尚书简直懒得管这货怎么死!

    “太子地位稳固,三皇子抱着皇长孙上蹿下跳的,你以为这是好事儿?”闵尚书抹了一把脸,一脸晦气地劝道,“你愿意你闺女一进门就当娘?!”

    “这个……”薛庆自然是不愿意的,他知道三皇子不是好鸟儿,自己也拒了,不过这不是显得闺女很有市场么?况三皇子不是问题,他其实本来就意在宁王的,此时听了闵江的话,他更觉得很有道理,不由颔首道,“你说的……”

    “就你这智商。”闵江疯狂地揉眼角,一脸疲惫地说道,“出京去吧,啊!”薛庆做起事儿来颇有章法,不过很容易被眼前的功利迷住眼,在地方上,这家伙干的是风声水起,很叫人看重,可是叫闵江说,这种很想要来个惊天功劳的模样,实在不大好,此时便劝道,“京里眼下乱的很,你瞧着吧,不出半年,京里不死几个就怪了,你参合进来,就是在拖累全家了。”

    皇后进言,放了南阳公主与三皇子出来,叫人都说一声贤德,可是叫闵江说,这里头实在不怀好意。

    三皇子是个没脑子的人,这天高任鸟飞了,还不往死里蹦跶?真耗干净圣人的那点儿父子之情,再来一个大点儿的事儿,妥妥的死定了。

    薛庆本就是个聪明人,不过是入京之后前程难料,又有圣人的忽视有些急躁,此时回头想了想,顿时脸色也变了,倒吸了一口凉气。

    “要我说,你老实儿地,圣人叫你出京,你就出京,就完了。”闵江小声说道。

    “你说的对。”薛庆在家中闭门了好几天,其实也觉得英王之死颇多蹊跷,再不受待见的藩王,莫名其妙就挂了,宫中圣人竟然冷落他一段时候后抬抬手放过,这就很不寻常,想到英王在江南之事,薛庆敏锐地知道这里头有事儿,不过作为一个想多活几年的老实人,薛大人一直都想着不知道就是福气,此时想到京中是宗室的根据地,圣人命自己出京,想来是为保全自己,不由苦笑了一声。

    “你别笑话我。”薛庆便与闵江叹气道,“我家嘉儿,实在是个好孩子,我,我就是想叫她有个好前程,别糟蹋了。”

    “天下父母心大抵都是一样儿的。”闵江想到自己刚入京的时候,在京里乱窜,也是为了给闺女寻个好人家,那是何等艰难,顿时心有戚戚。

    “明日,我就去回禀圣人。”薛庆沉默了片刻,却还是觉得自己舍不得,低声说道,“宁王,可惜了的。”说他不看重宁王的身份,那是糊弄鬼,可是他却也真是觉得宁王的人品端方,日后若是薛嘉能与他相好,必然过得不会太差,况有他在外头拼搏,宁王瞧在他的面上,也定然不能薄待了薛嘉。

    “儿女的事儿,都是缘分。”闵江便劝道,“我瞧着宁王不是三心二意的人,”他沉默了片刻,从嘴里挤出了蚊子一样的小声说道,“至多一年,就有结果了。”

    薛庆的目光也一闪。

    “三皇子,竟然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