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4章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大哥?”凤宁觉得这哥哥很丢人啊,见了薛嘉跟看怪兽一样看人的目光,他还是有点儿不好意思的。

    太子的心里,这点儿小事儿算什么呢?毛毛雨罢了。

    薛嘉又不是他的谁谁谁,哪怕凤宁对她心里有什么想法呢,对于凤腾来说,都不过是陌生人,此时在太子的眼里,只有姑姑跟表弟最重要。

    看了看两个抻着小腿儿咿咿呀呀叫唤的小表弟,太子就见这两个小东西白白胖胖,肥嫩可爱,不由默默地抹了一下嘴角的口水。

    真的很招人喜欢呐……

    偷偷地把手指戳在弟弟们的小肚皮上,凤腾就觉得软乎乎的,特别有手感,又想到自己也要做爹,顿时喜笑颜开,坐在仰天哼哼的阿元的身边,接过了两个弟弟,笨拙地晃了晃,微微迟疑了一下,就见身上的一对儿小白玉葫芦取了下来,放在了弟弟们的小被子里。

    两个小东西顿时精神抖擞,方才还在不乐意地叫唤,这时候就已经开始张着小爪子抱住了这太子表哥的手臂,做狗腿状。

    不是这两个死小鬼还尿床愚蠢,阿元都差点儿以为这是又穿过来的了。

    “弟弟可爱!”感觉到弟弟们的心意了,凤腾顿时喜笑颜开,转头与捂脸,一脸不忍直视的阿元笑道。

    “我儿子,那必须地。”阿元没脸见人了一会儿,觉得得输人不输阵,只抬头挺胸地说道。

    两个小东西觉得亲娘这是给自己鼓劲儿呢,越发地抱住了太子的粗……胳膊。

    “也只在姑姑处,有点儿空闲笑一笑了。”太子到底恐弟弟们不懂事儿,把东西塞嘴里吃了,只在弟弟们哽咽的声音里拿出了那两个小葫芦,命一旁的宫女捧着,这才转头与阿元诉苦道,“父皇不知是怎么了,不知多少的折子送到我的宫中来,平日里还要我去跟着见一些老大人,决断朝中事,烦得很。”

    作为太子,不是应该老实儿地窝在太子宫,不主动伸爪,不主动揽权,不主动跟老大人们一起玩耍么?怎么到了他这儿,就不一样了呢?

    他真的只想做个安静的美太子好吧?

    被亲爹累成了狗的太子在姑姑的面前热泪盈眶了,只抓着姑姑的小手哭道,“姑姑,我苦哇!”

    他太子妃有孕了,却不能陪着守着,每每见太子妃挺着个大肚子对着他笑,凤腾都觉得很愧疚。

    妻子有孕,他作死的还在批折子!

    折子!

    “既命你批,你就批,哪儿来这么多废话!”亲爹还康健,就这么愿意放权给太子的,已经很不多见了好吧,凤腾竟然还抱怨,简直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就应该叫他知道知道上辈子过得是啥苦逼的日子。

    想到凤腾的上辈子,阿元就默默地摸了摸下巴。

    这个……上辈子凤腾他媳妇儿,还是不是冯姝呢?

    “我累点儿自然不算什么。”凤腾素知阿元心软,只在弟弟的唉声叹气里嬉皮笑脸地说道,“只太子妃,身子沉,我又不在身边陪着她,竟孤单的不行,况还有贱……”见阿元瞪着眼睛看过来,他自知口误,只飞快地看了还在敬陪末座的薛嘉,目中闪过一丝刀锋一般的光芒,只叫薛嘉心中一颤,这才收了回去,笑嘻嘻地对着阿元拱手讨好道,“反正,她如今心情不好,您帮帮侄儿,侄儿不想睡书房啊。”

    “竟混到去睡书房?!”阿元诧异道。

    坏阿容那么坏,公主殿下也只叫他睡在自己身侧的小榻上呢,觉得这侄儿真是夫纲不朕,公主殿下只苦口婆心地教导道,“叫你去睡书房,这太不像话了!”

    “侄儿也这么觉得。”凤腾可算听见安慰了,顿时含泪微笑。

    “下一次,再叫你去睡书房,”阿元慢悠悠地说道,“你就得求你媳妇儿原谅你!”见凤腾呆住了,做姑姑的傲然一笑,特别有经验地说道,“不知道怎么招惹了你媳妇儿的话,就什么都不说,抱住大腿求就是了。撒泼打滚儿的,甭管怎么着,哪怕睡在小榻上呢,只别那么丢脸,至少别叫人笑话呀!”说完,摇头叹息,深深地觉得这侄儿愚蠢了。

    “您,您,您,侄儿怎么就觉得您说得有点儿道理呢?”凤腾可算找着了人生的真谛,顿时一脸热切地说道。

    公主殿下露出了一个一切尽在不言中的高深微笑,偷偷探着头往外看了看,见坏阿容不在,这才提高了嗓门儿得意地说道,“这都是你们姑父,对姑姑我请罪时的模样呀!”

    真是一点儿都不怕天打雷劈,睁着眼睛说瞎话,说到这个的时候,两个还在踢腿儿的肥团子却觉出了巨大的危机,哼哼了两声,歪了歪小脑袋,闭眼装死,拒绝承认方才小哥俩儿听见了这么大逆不道的厥词。

    “姑父真的这么……”凤宁忍不住嘶地一声。

    在他的心里,阿容那可是神仙一样的人物来着。

    “他啊……”阿元继续嘚瑟,摇头晃脑地说道,“他人老珠黄,可怕被我休了,且讨好我呢。”小眼睛笑成了一条缝。

    薛嘉正笑眯眯地听着这屋里姑侄们说话,眼见这辈子这样和气的皇家子弟,她正觉得心情放松,端了茶继续看戏,冷不丁就见门口衣角一闪,一名秀美青年的脸露出了半边,虽然飞快地消失,然而那张脸上的叫人骨头疼的笑容,还是叫薛嘉噗嗤一声喷了茶,转头看了看还在胡说八道,表示自己是能做主的人的公主殿下,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没有告诉公主殿下这么一个巨大的悲剧。

    您驸马在外头听了个全套儿的。

    薛姑娘觉得吧,还是叫公主殿下死到临头前一直这么快乐,方才是自己的一片忠心了。

    眼瞅着阿容并没有要进来的意思,薛嘉只咳了一声,与正胡吹的阿元轻声道,“殿下,两位小爷,该喂奶了。”

    阿元顿时停住了,低头摸了摸儿子们的小肚皮,还鼓鼓的,不由对薛嘉笑道,“你不知道,还该有一个时辰呢。”

    薛嘉一笑,只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凤腾也低头看了看弟弟们,叫小肚皮一动一动的,不由小声笑道,“一会儿,我求姑姑带着弟弟们去见见太子妃,给她见了欢喜欢喜,没准儿日后,还能生出与弟弟们一样儿的可爱的孩子来。”到时候他都能三个一起养,从小儿一起长大,那才是最好的情分呢。

    阿元复杂地看着这侄儿。

    “真随了这两个小子,你还是快去上吊来得快些。”幽幽一叹,阿元终于明白肃王妃带着当年的自己往来宫中,看着自己贪财的心情了,不由深深地给儿子们鼓劲儿。

    家底儿都是一两银子一两银子积攒起来的,要想富,就得到处骗吃骗喝呀。

    “原来你这回,是想我带着他们去见见太子妃。”这并不是什么不能做的事情,况阿元自回京,还未看望过太子妃,此时心中也惦记,又听说八公主作祟,也多少怜惜她,况也更喜太子对太子妃的看重,想了想,便起身笑道,“咱们往你宫里走着。”见太子大喜,已经弯着腰儿过来搀扶她,还得意洋洋地抱着两个弟弟,就跟老佛爷身边的那李某某一样得意,就觉得心里爽了。

    天底下,多少公主被太子这么服侍过呢?

    “太子妃知道您过来,一定欢喜。”凤腾在阿元的身边亦步亦趋地笑道。

    这话儿倒是真的。

    太子妃冯姝与阿元年纪相仿,况阿元本就性情和气,从前还有劝说凤腾不要纳妾的举止,对于这些,本着叫冯姝一起对阿元尊敬起来的凤腾并未隐瞒,因此冯姝一直对这位从来不多事儿的姑姑极有好感。两人走动颇为频繁,因此感情也很要好,虽不及阿元与五公主,却也十分不错,此时有阿元在面前说话,冯姝自然心情愉快。

    特别是经历了讨人厌的八公主后,冯姝迫切地希望赶紧来个和善人解救一下自己要掀桌儿的心情。

    听了凤腾的话,阿元就微微笑起来,薛嘉很有眼色,口中只告退回府,凤宁眼巴巴地看着心上人就要走了,顿时流下了心酸的眼泪。

    凤腾见薛嘉没有不知礼数地跟着要往太子宫,便在心中微微颔首,觉得这姑娘还算是进退有礼,不似有些女子那样急迫。

    只是不知为何,这姑娘似乎对自己颇为躲闪,就叫凤腾心里奇怪了。

    “你不往太子宫中去?”阿元只命太子推着哭哭啼啼,觉得自己被牛郎织女的宁王走了,这才问道。

    “不了。”薛嘉眉眼平和地说道,“一介臣女,怎么随意入太子宫中?”

    她的眉目间有一种奇异的释然,阿元不知她是否解开了心中的心结,然而这种心结,旁人是无权置喙的,她不会指手画脚地打着为薛嘉好的旗号如何,此时只含笑道,“南阳与你母亲的侮辱,本宫记在心里了。”

    见薛嘉的脸上这一次带上了真切的笑意,她只看着远远地抽打弟弟的凤腾,突然问道,“上辈子,他的后宫……”她不愿意经历过那么多苦难的侄儿,身边连个知心人都没有。她也知道,若是身边的女子多了,固然满园□□,可是真正能贴近真心的那个,却也未必存在了。

    “上辈子,唯一叫天下女子羡慕的,就是皇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