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60章 梦醒时分(大结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深夜,刘辩拥被而卧,看着面前的传国玉玺出神。

    皇后唐瑛脱了外衣,钻进被中,搂在刘辩的腰,倚在他的胸前,巧笑道:“怎么,能看出来花儿来么?”

    刘辩伸手将唐瑛揽住,抚摸着她光滑的背,无声一笑:“就算能看出花儿来,还能比你这朵花好看?”

    唐瑛皱皱鼻子,故意说道:“臣妾老了,就算是花也要落了,哪有那几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诱人?”

    刘辩忍不住笑出声来。他知道唐瑛虽然什么都不说,但是对董白、蔡琰等人的得宠还是有想法的,特别是虽然年幼,却已经展露出过人姿色的乔氏姐妹花,更给她带来了不少压力。如果她能生一个皇子,也许还能心安一点,偏偏不管她怎么努力,肚皮都无动于衷,这让她在沮丧的同时不免有些焦躁。

    “酸!”刘辩笑道:“堂堂皇后,和几个还没长成的孩子争宠,你觉得有趣么?”

    唐瑛提起被角,掩住自己的脸,不好意思的笑了一声。过了片刻,她又问道:“今天这是怎么了,盯着玉玺看了半天,睡觉了,还在看?”

    “不知道。”刘辩托起传国玉玺,摸着那块被摔破,又用黄金补起来的角。“可能是因为这个地方破损了,我一直想用意念探测一下,却怎么也沟通不起来……”

    “这可不是第一次破损。要说破损,制成玉玺的那一次破损才叫严重。”

    刘辩一愣。转头看着唐瑛。“你说什么?”随即又明白了过来。立刻翻身坐起。唐瑛吓了一跳,撑着床铺,坐了起来,怔怔的说道:“陛下,你怎么了,是不是臣妾说错话了?”

    “没事,没事。”刘辩喜不自胜。俯身抱着唐瑛,狠狠的亲了一口。“皇后,你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啊。你等着,我马上回来。”

    说完,他就快步走了出去。唐瑛茫然的眨眨眼睛,却又窃喜不已。现在的刘辩与以前不同了,她能帮上的忙有限,能帮刘辩解决一个问题,哪怕是一个小问题。她也非常开心。更何况,从刘辩的神色来看,这绝对不是一个小问题。

    刘辩快步走出寢殿,让人叫来了蔡琰。时间不长,蔡琰一溜小跑的赶了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道:“陛下。这么晚了。召臣妾来……”一看刘辩衣衫不整的样子,顿时脸色通红。

    “阿琰,问你一件事。”刘辩没有注意到蔡琰的异样,急急忙忙的问道:“你所看过的典籍中,有没有与和氏璧切割成传国玉玺的信息?”

    蔡琰怔住了,思索片刻,连连摇头。“没有。”片刻之后,她再次肯定的说道:“一件也没有。陛下,怎么了?”

    “阿琰,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和氏璧是圆的。而且中间有孔,要切成传国玉玺,需要经过什么样的手段?剩下的那些玉去哪儿了?和氏璧这么贵重,总不会就这么扔了吧。”

    蔡琰一下子明白了,眼睛顿时瞪得老大。“对啊,剩下的玉料……”

    “快去找。”刘辩挥了挥袖子,不假思索的说道:“把所有的资料重新梳理一遍,如果还不够,把荀彧从洛阳叫来。”

    “唯!”蔡琰兴冲冲的走了。

    刘辩又让人叫来了贾诩。贾诩来得比较慢,他已经睡了,听到刘辩的传召,急急忙忙的赶来,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见刘辩精神抖擞的站在殿中,他才松了一口气。

    刘辩把自己的猜想说了一遍,最后说道:“朕觉得这个秘密很可能还在秦始皇陵中,你准备一下,朕决定要往始皇陵里走一遭。”

    贾诩想了想,躬身应喏。

    送走了贾诩,刘辩回到殿中,脸上依然喜气不减。唐瑛还没睡,正躺在被子里,含羞带怯的看着他。刘辩的心情不错。一个困扰了他很久的问题,因为唐瑛的一句话豁然开朗,可谓是山穷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刘辩掀被上床,搂着唐瑛,笑嘻嘻的说道:“皇后,你立了一大功,说吧,想讨什么赏?”

    “陛下,你知道臣妾最想要什么。”

    “这个嘛……”刘辩转了转眼珠,坏笑道:“那得看你的道行够不够了。”

    ……

    刘辩手持赤霄剑,站在一驾巨大的铜马车前,眯起了眼睛。

    经过两个多月的准备,蔡琰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远在洛阳的荀彧也对这个问题一无所知,只有贾诩进展顺利,在关中找到了两个盗墓世家,用一个多月的时间,在秦始皇陵上打了几十个盗洞,终于找到了一条通往秦始皇陵地宫的路。

    说起来也是讽刺,这条路其实并不是从外面打进来的,而是从里面挖出去的。

    挖这条路的人,就是那些被封死在地宫内的工匠,也不知道他们付出了怎样的心血,居然在坚硬的青石上凿出一个洞。不过,他们运气不好,没能逃出去,最后那个人就死在洞的尽头,离地面只有三丈左右的地方。现在,刘辩又阴差阳错的挖通了这条路,第一次走进了秦始皇陵的地宫,经历了千辛万苦,站在了这辆铜马车前。

    他见过类似的铜马车,不过没有这么大。前世的时候,在秦始皇陵兵马俑的出土文物中,他见过只有一半大小的铜马车模型。与兵马俑一样,造型虽然是秦人的造型,工艺却与华夏迥异。

    此刻,站在与真实马车相同比例的铜马车前,他更加震撼,仿佛那几匹拉车的马随时都会发出嘶鸣,车上的人随时都会开口说话,而那位千古一帝的秦始皇也随时会推开棺盖,从棺廓中坐起来。发出威严的诏令。

    刘辩定了定神。跳上了铜马车。

    铜马车很结实,一动不动。

    车厢内,摆着一张宽大的凭几,凭几的前面,有一张同样宽大的书案,厚重无比。在周围无数夜明珠的照耀下,闪着黯淡的光。

    刘辩只看了一眼书案。就屏住了呼吸。他知道自己来对了。书案上摆着一个圆形的托盘,四片扇形玉佩静静的躺在上面,头尾相连,中间留出一个方形缺口。

    刘辩松了一口气,坐在凭几内,放松一下心情。凭几虽然是青铜所制,又冷又硬,但是打磨得很光滑,历经数百年。依然闪亮如新。

    他从怀里拿出传国玉玺,和那个方形空缺比了一下,笑了起来。这四片玉佩应该就是将和氏璧割成传国玉玺时留下的余料。只是他没想到,和氏璧与普通的玉璧不同,中间居然是没有孔的。

    刘辩拔出了赤霄剑,灌入入真气。赤霄剑发出红光。照亮了案上的玉佩。也照亮了玉佩上的花纹。

    刘辩仔细看了半晌,皱起了眉头。他本以为这四片玉佩会雕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之类的四灵,却没想到四片玉佩上虽然雕刻了繁复的图案,却根本不是四灵,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他迟疑了片刻,将传国玉玺放在了四片玉佩中间。

    玉玺渐渐的亮了起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