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8章 番外之苏先生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在许多人眼里,苏未是个很有运气的人。

    虽然父母死的早,收养她的姑妈非但金尊玉贵的将她养大,还给她安排了一桩很不错的亲事。侯爵夫人,这可能是许多女人一生难以想像的荣耀。

    只是,苏未并未觉着自己多有运气。她认为,有运气的并不是她,而是她的丈夫,永安侯。

    她的姑丈是老永安侯,膝下唯一女嫁与仁德王府为妃,爵位空悬,必然要过继族人以承爵位。故此,说她嫁给永安侯并不十分恰当,应当说,李氏族人,谁娶了她谁便是下一任永安侯。

    可惜,对于亲事,她有一定的选择权,但也仅限于李氏族人罢了。

    苏未也曾想过,婚事与爵位相连,到底是好还是坏?父母过逝的早,除了兄长、姑妈姑丈,族人多在老家,她已没有太过亲近的亲人。姑妈姑丈日益年老,兄长沉迷医道……想来想去,似乎也没有比这更稳妥的亲事了。

    罢了,纵使嫁永安侯府外的人又如何,如纪姐姐,侯府嫡女出身,带着大笔嫁妆嫁到寒门出身的宋家,图的什么,无非是宋荣这个人罢了。结果却是遇人不淑,外头看着人模人样,殊不知内里贱人一个。

    她嫁到李家,起码,这是她生活多年的地方,起码,这个地方她做得了主。

    亲事并没有多少波澜,只是,成亲未久,姑妈姑丈俱因病过逝,苏未与永安侯有些平淡的夫妻感情由此处发生转变。

    两人已是夫妻,尽管先前没啥感情,彼此的心也不是铁打的,苏未正是伤心的时候,永安侯细细安慰体贴,感情日益融洽是情理之中。

    苏未的生活一直非常顺利而宁静,不论婚前还是婚后,皆是如此。唯一让苏未有些皱眉的便是,永安侯对生身父母一方似乎颇有照拂之意。这倒不难理解,永安侯是成年方被过继至侯府,与侯府的感情本就不深,他更看重的是侯府的爵位。

    但,既已过继,则与生身父母一方再无关联。

    当然,这是礼法上的说法。

    至于永安侯内心的想法,已然不言而喻。

    苏未倒是见过永安侯的生身父母,不是苏未挑剔刻薄,皆是不值一提之人,甚至让人怀疑那样的夫妇如何生出永安侯这样的儿子,当真是应一句歹竹出好笋了。

    这是苏未的初始评价,后来这句话转变为龙生龙凤生凤……

    永安侯对生身父母的照顾,苏未只作未知,却不料人生不足蛇吞象,她与永安侯的矛盾皆由此而起。

    直至别院的一场大火。

    让苏未说,这家人实在太心急了些,难不成以为永安侯继承爵位五六年便已掌控整个侯府么?那就让她看看,这家人能走的多远吧?

    苏未在老梅大长公主的帮助下离开帝都城,在青城山等到了来与她汇合的兄长苏澈。苏澈一见妹妹便絮叨,“你也不提前给我透个信儿,害我伤心许久。那姓李的王八蛋,我跟他没完。”

    苏未道,“既然出来了,就别再说那些扫兴的事。咱们只管过些痛快日子就是。”

    苏澈问,“你是不打算再回去了?”

    “要是还想回去,我就不会出来。”苏未不欲多谈永安侯府之事,转而同苏澈商量起今后的生活来。他们兄妹皆有一技之长,大富大贵有些困难,却也不愁生计。

    在蜀中的一段时间,是相当自由自在的一段时光。

    两人平日里便以行医为生兼游览蜀中风光,苏未第一次见到苏俊山就是在蜀中的时候,那时,苏俊山还不叫苏俊山。

    兄妹两个去山中采药,不慎掉入猎人的陷阱中,苏未还摔伤了腿,直道晦气,“来过多少回,这儿从没人挖陷阱的。”

    苏澈一面给她裹伤,一面庆幸,“幸而这下头没插那些削了尖头儿的竹枪,不然摔不死也得给扎个半死。”

    苏未伸直了腿,打量四周,道,“这坑像是刚挖了不久。”

    苏澈,“反正上次来的时候还没有呢。”

    苏未阴谋论,“你说会不会有人故意挖的?”

    “故意挖坑?”

    “或者咱们得罪了谁,这是要在山中困死咱们。”

    苏澈完全无此想像力,他挠挠头,“不会吧?咱们才来蜀中,也没人跟咱们有深仇大恨。”

    苏未想想也有道理,“我就一说。”

    坑外藏着的苏俊山偷偷想,我可不是什么恶意,听说汉人就讲究英雄救美啥的。他其实,颇有些别的小心思,才悄悄的踩了点儿,提前在人家的采药路上挖了个陷阱,还体贴的在坑底铺了稻草,生怕摔坏了苏未。

    苏未一直觉着这是他们初次见面,其实在之前苏俊山就与苏未见过,只是苏未根本没正眼瞧他,倒是苏俊山,瞧了人家好些眼,越瞧越上心,才想此邪招儿。

    兄妹两个在坑底有一句没一句的说话,苏俊山在坑外看日头算时间,他不能出去的太快,苏未这般聪明,若是猜到是他挖的坑,恐怕不能答应跟他好。再说,他得等着苏未有些担心的时候再出去,这样才能达成英雄救美的目的。

    苏俊山在坑外盘算,就听坑底苏澈道,“阿未,除了游山玩水,你还有什么心愿不?”

    苏未想了想,“也没什么心愿了。”之后补充一句,“就是还想再生个儿子。”她与永安侯成亲五六年无孕,既是幸事,又未尝不是一件憾事。尽管永安侯是个贱人,苏未却极喜欢孩子,她也只跟永安侯一个男人睡过,睡了五六年都无孕息,苏未直接怀疑永安侯不育,白浪费她六载光阴。

    苏澈问,“那你想嫁什么样的人?”

    苏未扳着手指胡侃,“第一得长得俊,第二得长得俊,第三还得长得俊。”

    坑外的苏俊山听到这话,立刻从袖子里摸出面小镜子来,左看右看,以往他觉着自己还成。有事实为证,因生得太英俊,苏俊山还险些被隔壁山头的女土匪抢回去呢。但,此刻,苏俊山竟有些不自信起来。美与丑是天生的,却难不倒苏俊山再变得更英俊一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