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1章 完结章 上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楚渝着人去庙里与赵家人知会一声,说赵长卿先回了家。赵家人此方放心,监察司的名声,她们妇道人家也听说过,虽说楚渝算半个熟人,依旧令人担忧。闻知赵长卿回了家,赵老太太不说,凌氏也松口气。

    凌腾眼中怅然若失,赵蓉望着他,笑的意味深长。

    凌二太太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赵蓉,见赵蓉不是善笑,忙道,“这西山寺不愧是名寺,素斋也格外好吃。就是可惜这个时节见不着梅花了,阿蓉最喜欢梅花。倒是听你表兄说,这寺里还有杏子林,如今杏花开得正好,今天日头也好,咱们奉亲家老太太去瞧瞧。”

    赵老太太自然捧场,笑,“那一道去看看。”赵蓉眼瞅就要过了花季,赵老太太很为这个孙女着急。凌腾本身才干品性都不错,知根知底,亲上作亲,就是凌二太太这个做娘的刁钻讨厌,不过如今赵家兴旺,想来凌家也不会错待赵蓉。不然真的再耽搁下去,可要如何是好哪。

    两家人默许之下,凌腾与赵蓉缀在大队伍后头,赵蓉望着满眼春光,悠悠感叹,“以前家门口的一块大青石,平日里不觉着怎样,进进出出的也没人留意,后来爹爹被调往帝都前,家里人没留心,哪天夜里那大青石忽就给人偷了,反倒成了宝贝,娘不知念叨了多少回。这人哪,说来也奇怪的很。”

    凌腾淡淡道,“宝贝永远是宝贝,不论是放在大门口有无人在意,还是打磨光鲜放于高堂之上,都是宝贝。它不是因为有人欣赏才是宝贝,而是本身就是难得之物。”

    赵蓉唇角微抿,不愿再与凌腾打这机锋,直言道,“二舅母跟母亲提亲事了,你怎么想的?”

    凌腾的道行,应对赵蓉绰绰有余,“我如何想不重要,你如何想才重要。”

    休沐时,庙里人格外多,赵家还偶遇着鲁安侯夫人一行,凌氏初入帝都,对帝都这些侯府豪门还不熟,说句老实话,她连鲁安侯夫人长什么模样都记不大清。不过,鲁安侯夫人这样精明的侯府女主人,凌氏不记得她,她是记得凌氏的。何况赵家算是帝都新贵,赵勇官职不算高,架不住与宫里太后关系好。鲁安侯夫人极和气的与赵家人说了几句话,孩子们各自得了见面礼,鲁安侯夫人还尤其赞了赵蓉几句。凌氏颇觉体面。

    待傍晚回家,凌二太太问儿子与赵蓉说的如何,凌腾还是那幅四平八稳的模样,道,“不急,过些天就应该有结果了。”

    凌二太太自觉儿子大有把握,双手合什直念佛,喜气盈腮道,“那我得开始准备聘礼了。咱家就你这一根独苗,家里太爷、老太太、你大伯、大伯母、姐妹们都盼着你成亲哪,别的上头能节省,唯这亲事上头不能节省。如今,你姑妈家也富贵了,再者,多备一些也显着咱们对蓉丫头的看重。等你们成了亲,我也没别的想头,一年抱两,两年抱仨,我就高兴。”凌二太太畅想日后子孙满堂的美好生活,眼泪都笑了出来。

    凌腾看他娘一眼,没说话,道,“母亲,我去看会儿书。”

    “去吧去吧,如今不用考进士了,别太用功,晚上有烧羊肉。”

    凌腾应一声,起身去了书房。凌二太太欢天喜地的去找丈夫报喜,凌二老爷也是极情愿这桩亲事的。朱庆也不过娶了翰林之女,赵勇虽是武官,却是正四品,赵蓉也是自家外甥女,不是外人,亲上作亲,再好不过。

    凌二太太笑,“还得哪天你过去,跟阿蓉他爹亲自说一声,两家换了庚帖,算了日子,过了聘,这才算定了下来。”

    凌二老爷盼儿子成亲盼得胡子都花白了,何况是这样如意的亲事,笑道,“不必你说,我明儿个就去。”

    赵家。

    一家子去西山寺拜佛赏春,心情都不错。

    就是赵老太太与凌氏担心赵长卿,见她神色还好,又问她监察司找她什么事,赵长卿道,“如今朝廷查的严,我以前在西山寺,见过蜀王一回。”

    凌氏都觉着稀奇,“你与蜀王如何认得?”她闺女如何会与这些王爷啥的打过交道?

    “蜀王曾与太爷相识,我在蜀中时去神仙宫拜神仙,身上佩了太爷给我的玉,蜀王认了出来,其实并没有来往过。”

    凌氏念声佛,也没好说,太爷怎么啥人都认得啊?

    赵老太太更对自己亲爹朱太爷了解也不深,知道赵长卿无事,便放下心来。赵长卿不欲多说蜀王的事,笑道,“来了帝都这些日子,说来咱们一家子还是头一遭好生去逛西山寺呢。”

    凌氏笑,“可不是么。先时我倒是去给你求过两回菩萨,保你平安的,灵验的很,只是那会儿急惶惶的,哪里有心思去看风景,这回细瞧,果然是帝都气派,风景好,人也多。”

    赵老太太笑,“拜菩萨,心诚则灵。以前常去平安寺吃素斋,帝都这里的口味儿跟咱们边城不大一样,也差不离。”

    赵长喜忍不住显摆,“大姐姐,我摸了个上上签。”

    赵长卿笑赞,“唉哟,长喜手气真好,大师有没有帮你解签?”

    “解了,说,说……”说的啥,她有些忘了,赵长喜总结一句,“反正说是很好啦!”还拿出自己的签给长姐看。

    一家子说说笑笑,极是融洽。

    凌氏免不了私下再问一回赵蓉,赵蓉没句准话,“我还是要再想一想。”

    凌氏急的脑壳疼,道,“还要再想什么?你都想多少年了?你倒是得替父母想一想哪!阿蓉,父母不是逼你成亲,女孩子到了年岁,有哪个不成亲的?你再蹉跎下去,难道一辈子住在家里?如今我跟你爹爹在,总叫你住的安稳自在。有朝一日,我跟你爹爹不在了,难道你就在娘家守着兄弟、兄弟媳妇过日子?你兄弟是跟你一个娘胎出来的同胞骨血,兄弟媳妇可不是,到了侄子那一辈,更远上三分,怎能与自己儿女相比。阿蓉,你总要为自己考虑。”话到最后,凌氏真是苦口婆心了。

    赵蓉道,“大姐比我年长的多,母亲不如先操心大姐。”

    “你跟你大姐一样吗?”长卿完全是歹命看走眼,再加上长女不能生养的问题,凌氏想起来就心焦,越发说赵蓉,“你也不能跟你大姐比,她就是不嫁人,那也是一品诰命,铁杆的庄稼在手里了。你呢?你有啥?”

    凌氏往日间十分唾弃鄙视凌二太太,更兼前些年没少与凌二太太生气,凌氏最看不上凌二太太为人。可话说回来,姑嫂两个不过半斤八两,一对的势利眼。无非是凌二太太遇着个窝囊的凌二老爷,凌氏遇着赵勇,才显着凌氏好似强于凌二太太,倒不如说是赵勇比凌二老爷出息。其实,凌氏与凌二太太两人完全是大哥别说二哥。赵蓉闭着嘴巴不说话,偏赶上凌氏的势力眼发作,道,“你大姐,有产业有诰命,她就是不嫁人也立得住。她有本事,兄弟子侄就不会小瞧她。她现在不必靠爹娘,以后也不必靠着兄弟子侄吃饭!她自己能活的体面,你呢?你能吗?你哪样能跟你大姐比?”

    这话,要多戳心窝有多戳心窝啊!赵蓉心里已经炸了,脸色雪白,浑身发抖,凌氏到了更年期,只管一径絮叨,“你就醒醒吧,这些年,多少人给你提亲,难道就没比阿腾好的?你只是惦记他。先前他糊涂,不愿意。如今好容易他愿意了,嫁过去正头原配,过一二年,生养几个小子丫头,红红火火,儿女双全的好日子。千万别人家愿意,你这里又拿捏。我跟你说,你不是那花骨朵儿能拿捏的年纪了,男人只要有本事,就是再过一二年,阿腾照样娶年轻的黄花大闺女。你呢,你再过几年,就是嫁做继室也嫁不了好的。唉,我这话不中听,却是大实话。你自己想想吧。”

    赵蓉晚饭都气得吃不下。

    凌氏也没理她,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闺女小时候,那是千难万舍的不愿意她们嫁人,可这到了年纪不出嫁,那真能留成仇家。凌氏就时常说,“我得给这丫头愁的少活十年。”赵蓉这个年纪,又不是小时候,不吃饭就不吃吧,自己想个清楚也好。凌氏还得照看老太太,还有赵长卿身子尚需滋补一二,先时中毒到底亏了元气。再者,次子刚寻了书院念书,又正是长身子的时候,赵长喜赵长安年纪都小,虽有丫环乳母,亦要留心的,另外种种家事,千头万绪的,虽有赵长卿帮衬,凌氏也不轻松,忙忙叨叨中,实在懒得再去给赵蓉掰开了揉碎了的做心理安慰。这些年,她做得够多了。

    赵长卿如今又开始去宫里给五公主做先生,现在五公主不学捏泥人了,她十分祟拜赵长卿的武功,赵长卿就专职做起五公主的武先生。

    这个任命,五公主其他女先生也无意见。除非武将人家出身,不然女眷鲜有会武的,即使有的会个三招两式,也鲜有如赵长卿这般高强武力值。另外,赵长卿做五公主的武先生,也没夺了其他先生的饭碗,更兼她曾经救过五公主,诰命也上去了,大家算是心服口服。赵长卿在帝都诰命圈里也算有了一席之地,更兼她为人低调,日子久了,大家对她印象不差。

    倒是赵蓉,在赵长卿以为赵蓉十有八|九要嫁给凌腾的时候,赵蓉突然应了鲁安侯府的亲事。赵长卿听凌氏与她抱怨,自己吓一跳,脱口道,“这是怎么说的?前几天不是二舅舅还过来说亲事的事么?”你不愿意,当初干嘛点头啊。

    凌氏揉着胸口,“她这是不气死我不罢休哪。你爹爹都跟你二舅说好了,虽还没换庚帖,那是在等吉日。前两天是有官媒说起过鲁安侯府,可咱们已经应了你二舅,怎能反悔?可那个牛心左性的孽障……她现在又改乐意鲁安侯府了。”

    赵长卿对鲁安侯府还是稍有些了解,略一思量便知道,“是不是鲁安侯家要为世子说亲?”

    “是啊。这体面倒是体面,可我听说鲁安侯世子与前头元配因子嗣上头的事和离了,如今屋里两子一女都是庶出,且都是奶娃子呢。你想一想,这么多的庶子庶女,屋里妾室就少不了。体面也不能当饭吃,阿腾官儿虽不高,已是正六品,将来还怕没有出头之日不成?就是你爹爹在阿腾的年纪,也这么高的官。男人要有本事,怎么着都能过得好日子。如今贪图世子夫人的名头,嫁过去与妾室争宠不成?就是生下嫡子,比庶子年纪还小,又是一桩难事。再说,咱家与鲁安侯府也不熟。以后万一那孽障受苦,咱家要怎么去给她出头呢?”凌氏满心烦躁。

    赵长卿心说,凌氏真的与前世不同了,若是前世知道有这等好亲事,上赶着也愿意的。今生赵勇得力,虽不是那等平步青云的类型,可一步一步走的稳当。家里日子好,凌氏不仅眼界开阔,心胸也开阔了。

    这么些年,赵长卿早放开了前生之事,却也不乐意管赵蓉的事,于是道,“鲁安侯府的事,我倒是听说过一些。前头世子夫人成亲十来年无子,后来和离的。就鲁安侯府本身,显赫是不用说的,先帝昭仁太子元配太子妃就是出身鲁安侯家族,后来东宫出事,就不提了。彭相的嫡长孙娶的是鲁安侯家的嫡女,他家幼子娶的是前永安侯嫡长女。只是,如今彭相病了,一直未见好,听说久不上朝,彭家自然不比从前。永安侯更不必说,自尽之后,朝廷将永安侯爵位收回,如今也没永安侯府了。鲁安侯的几门贵亲,都不大显贵...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