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60章 【湮白姜游番外(下)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第一百六十章番外

    很多时候姜游都在想,也许这是老天对自己的惩罚,刚出生的自己克死了生母,再也没有比这更深重的罪孽了。

    所以为了让他受到惩罚,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亲爱的弟弟杀死了父亲,就像开玩笑一样,让他同时失去了两个最重要的亲人,赖以生存的根被连根拔起,堕入地狱的他受尽痛苦煎熬。

    姜游已经很少想起那晚的事情了,但是午夜梦回,那道疤依旧是他心里最血肉模糊的伤痕。

    那是湮白的第二次背叛,彻底让他们兄弟反目成仇。

    那年姜游十七岁,已经可以撑起家里的半边天了,由于姜父身体不好,他便代替父亲管理宗庙,姜父能做的事他都可以做,不能做的,也可以找族长。

    又到了每年的祭祀大典,姜游便变得非常忙碌,早出晚归,每天要和族人一起上山打猎,下河捕鱼,祭祀事务繁琐,零零总总都要他来拿主意,作为下一任姜家的家主,姜游必须尽心尽力。

    在所有事情告一段落后,还剩下一些没有用完的鹿肉鲜鱼和药材,姜游和族人决定带着剩下的东西去外面换些有用的东西回来。

    湮白听说要去外界,缠着姜游非要跟着去,但是姜父还需要人照顾,姜游不同意,湮白就去不成了,不过姜游许诺会给湮白带好东西回来,这才安抚了缠人的弟弟。姜游也不禁叹气,湮白越大越不好哄了,还是小时候比较可爱啊。

    他们第二天到达外界,野生的鹿肉鲜鱼很快就卖完了,他们用卖东西得来的钱买了一些族里没有的东西。姜游给父亲买了几样东西后,掏出口袋里自己攒下来的零钱,跑进了蛋糕店。

    今天就是湮白的生日了,姜游想要给弟弟一个惊喜,虽然蛋糕这个东西比不上他们的福饼好吃,但是湮白喜欢甜甜的东西,这个花花绿绿的蛋糕看起来也非常的招人喜欢。

    姜游把蛋糕盒子用防腐的树叶包裹了起来,马不停蹄的赶了一天的路,终于在晚上的时候回到了族里。姜游心情非常愉快,本来明天才会到达族里,但是他提前悄悄回来了,想象着一会湮白看到蛋糕的样子,一定双眼亮晶晶的跟只小狗似的,他加快脚步,迫不及待的往家里赶去。

    院子里静悄悄的,明明堂屋亮着灯,却听不到任何响动。姜游以为父亲睡了,便放轻脚步,提着蛋糕进了门。他鼻子灵敏,一进门便闻到了一股血腥味,这血腥味不同于动物血的气味,腥甜浓郁,让人非常不安。

    姜游心里一跳,不好的预感弥漫上心头,他几步跑进屋里,随后便愣住了,手里的蛋糕“啪”的掉在地上,几乎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

    “哥哥?”湮白有些惊慌的声音唤回了姜游的神智,姜游猛地冲过去,一把推开湮白,湮白手中血淋淋的刀子掉在地上,溅了一地的血渍。

    “父亲,父亲?!”姜游抱起躺在地上的姜父,但是为时已晚,无论姜游怎么呼唤,姜父也不会睁开眼了。姜父已经断了气,身上都开始发凉了。

    姜游枉然的压住胸口,想要止住流血,湮白看着手忙脚乱的姜游,声音凄寒,“没用的,父亲已经……”

    “为什么会这样!”姜游揪住湮白的衣领,像头发狂的野兽,“谁杀了父亲,是你吗?!告诉我!”幸福到痛苦也不过是一瞬之间,前一刻还高高兴兴的他,转眼间便堕入了悲痛的深渊,而最不能让他接受的,是握着刀的湮白,他简直不敢想象真相。

    这一定是噩梦吧,不可能是湮白,只不过是他进来的时候碰巧看见湮白想要把刀□□,一定是这样的……

    “是我。”然而,简单干脆的两个字彻底切断了姜游的希望,湮白面色非常平静,没有一丝说谎的迹象,连个说服自己的借口都不给姜游,姜游几乎要崩溃了,为什么?!为什么要杀父亲,他们不是好好的吗?!前几天他走的时候,父亲弟弟还和他有说有笑,怎么一转眼就变成这个样子了。

    “为什么?”父亲对你不好吗?虽然湮白是领养的,但是姜父从来没有区别对待他们兄弟俩,湮白比他还要听话懂事,两人也从不曾闹过矛盾。姜游大脑一片混乱,跟他形成鲜明地对比,湮白从始至终都无比冷静。

    “不可能,我不相信你会这么做。”姜游想要抱起姜父,湮白却不让他走。

    姜游从小到大都没有见过湮白这样冷酷的眼神,就算湮白最生气的时候眼里也是有感情的,可是眼前这个人却陌生无比,冷漠的样子让他遍体生寒。

    湮白黑沉的眼睛看着他,“我没想到你会提前回来,如果晚一点你就不会看到这一切了。”

    “砰!”姜游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愤怒和悲伤让他双眼发红,丧失了理智,一拳上去打的又狠又准,湮白疼的半天张不开眼睛,皮肤偏白的脸上嫣红的血迹触目惊心。

    “知不知道你自己在做什么?!你是畜生吗?!”

    湮白低着头,额发遮挡住了眼睛,姜游再也不看他一眼,抱起父亲出了门,走前道:“我以后再也没有你这个弟弟。”

    姜游看着神经大条,但是个很温柔的人,从来不说重话,就算是朋友之间一言不合打起来的时候,也从不说伤感情的话。可是当他认真起来的时候,向来都是说一不二,今天他说不认湮白这个弟弟,湮白就算以后跪着求他也没用。

    姜游说完便大步离开了,没有看到在他这么说的时候,湮白浑身发抖的样子。

    就算是水神族最厉害的神医也挽救不了心脏已经停止跳动的姜父,姜父永远的闭上了眼睛。罪魁祸首也被关押了起来,但是怎么拷问,湮白也不肯说出杀害姜父的动机,他一句话也不肯说,任谁也无法撬开他的嘴。但是惩罚不可免,子弑父,是不可饶恕的罪孽,湮白再也没有资格踏进宗庙,连水神族的聚居地也不能靠近,作为罪人,他被放逐到了寒冷的雪山脚下,在雪山底照顾莲池,直到干涸了几百年的莲池再开花为止才可以离开。

    干涸了几百年的莲池,除非天降甘霖,灵水浇灌,不然就算湮白照看到死,别说花了,一片叶子也看不见。

    他注定要这里用尽一生来赎罪,忏悔自己所犯下的过错。

    然而,湮白最后还是逃跑了,也就在湮白逃跑的时候,姜游迎来了自己最重要的使命,保护炉鼎,直到炉鼎和饲主汇合。

    如今炉鼎和饲主已经圆满,姜游的生命也到了尽头,纵使有孟长溪的灵泉续命,也拯救不了他已经虚垮的身体,他总有一天会死。姜游倒不觉得难过,身为姜家人,不得善终是他们摆脱不了的诅咒,姜父如此,他也难逃这样的结局,早在很久前他就接受了。而且,活着还会看见湮白这张讨人厌的脸,死了他就可以不用看了,到时候他就能够见到父亲,那才是他的家人。

    姜游看着窗外,停止脑中的思绪,人到临终的时候总会想起很多往事。小时候的事他还记得清清楚楚,小小的湮白,没完没了的群架和一家三口的饭菜,还有他永远忘不了的那个夜晚……悲伤的事情太过分压抑,那些小小的喜悦反而显得酸涩无奈,他不会原谅湮白,但是死了以后就一笔勾销,永远不要再见。

    “小游!”族长从门外进来,三天三夜的大雨已经停了,他的身上带着泥土和雨水的气味,姜游有些可惜,听说象征着水神族命脉的溪流复苏了,但是由于身体的原因,他还没有去外面看过。

    族长脸上带着焦急之色,但是顾忌着姜游的身体,还是放松了声音,“小游,雪山下的莲池也有水了,叶子都长出来了!”

    姜游也很高兴,“是吗那太好了。”说完目光又一沉,不久花开了之后,湮白也就恢复自由了。

    族长看姜游的脸色叹口气,想了想还是道:“天降甘霖莲池才得以重见天日,但是没有灵水浇灌,它是开不了花的。”

    姜游讶异,原来还有这么一说。雪山脚下的莲花,据说是当初飞天的神仙撒下的种子,带着灵气,结出来的莲子有起死回生的奇效,怪不得百世难得一见,想要培育出也是千难万难。

    这么说,除非有灵水,不然湮白还是得老老实实待在原地。

    “长溪的孩子是我们水神族的福星,是他给我们带来了希望,也是它让溪流和莲池起死回生的。”族长犹豫了一下,“...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