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十八)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祁子弧和药王面对面席地而坐。“手。”药王说道。祁子弧伸出右手让他把脉,药王眉头紧锁,转而在他的指尖取了几滴血,再然后,祁子弧就一直看着药王捣鼓各种药材。

    赵雨霏和祁樱四处游玩,这儿的树木随意成长,错乱无章,还结了许多不合时令的水果,两人一边走一边摘一边吃,忽然,脚底传来“哒”的一声,周围的树快速旋转,安静时两人已瘫坐在地。

    原先的小路早已不见,耸立的都是参天大树。“机关吗?”“恩。”“那怎么办。”祁樱从树的间隙中穿过去。“等等我。”赵雨霏追上去。

    两人在树林里穿梭了许久。“这是迷宫不是什么机关吧,我怎么感觉我们一直在转圈啊。”赵雨霏有些眼花缭乱,看了看祁樱,发现她已经晕眩了。“没事吧。”赵雨霏扶她靠在树下。

    “我头晕。”祁樱的脸色不太好,赵雨霏帮她揉太阳穴。

    “嗷呜。”一声狼嚎,“嗷呜……”好几声狼嚎。

    赵雨霏的手顿住了,祁樱也睁开就眼。“有狼,怎么办?”赵雨霏惊慌了。“我……我也不知道啊。”祁樱想站起来,但还是瘫坐在地。

    “是幻觉吧。”过了一会,狼还没现身,赵雨霏猜测。

    “那……那……”祁樱颤抖地伸出手指指向赵雨霏后面。赵雨霏扭头:“啊。”她惊叫一声,也坐地上了。

    “怎么办?”七八头狼在步步逼近。

    “你不是会武功吗,上啊。”

    “对方是凶恶的狼啊,就我这点功夫一头还行,一群的话我必死无疑啊。”

    “那我们只有等着被吃吗?”赵雨霏泪目。

    “不……不会的,五哥会来救我们的。”祁樱抱着一丝希冀。

    狼露出锋利的牙齿,刚准备扑上去,听到一声怒喝,停了下来,赵雨霏睁开因为惊吓而闭上的眼,看到来人是林岳和刚才的少年。

    “小霏子,我们得救了。”看到狼群因为少年的到来而退去,祁樱长嘘一口气。

    “你们没受伤吧。”寒衣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

    “没,谢谢。”赵雨霏微笑。

    “那些狼是你养的?怎么那么听你的话。”祁樱平息下乱跳的心后问道。

    寒衣的脸色不大好:“不是,是赵雪养的。”

    “雪姐?不会吧。”

    “你们不是朋友吗,那应该知道她曾经被弃于深山老林,还险些被狼群吃掉。”

    “什么?”在场的三人很是吃惊。

    “怎么会?”赵雨霏不敢相信,娘是告诉过她赵雪被弃与深山老林,后巧遇高人相授武艺,怎会有这等危险,更何况她是穿越而来的。

    “怎么,你们还真不知道啊。”寒衣开心了。

    “恩,那之后怎么样了,她是怎么逃掉的?”祁樱问。

    “逃?拜托,一个小婴儿怎么逃。只不过是她命大,我师伯过那片森林时听到有狼的低鸣声,就顺道救了她。”寒衣满脸不屑。

    寒衣喜欢医理,遂在四岁时历经万险,拜药王为师,可入师门不久师伯就带了赵雪回来,作为师兄,他被迫照顾赵雪,可赵雪根本不给他面子,在三岁时带了一群狼来吓唬他,还让他干这干那,自此寒衣就极其讨厌赵雪。

    “这样啊。”赵雨霏的心情有些沉重,“这鬼地方要怎么出去啊,我们一直都在转圈。”

    “跟我来。”寒衣带她们出去。

    药王摆弄好后,说:“进去。”

    “这里?”祁子弧看着铺满药草的药桶,“可是,为什么?”

    “你中毒时间太长,毒素早已进入血脉之中,泡药澡是最好的方子。”说实话药王有些心痛,这药桶里加了好几味稀奇药材,那都是自己的心肝宝贝啊。

    祁子弧更衣:“要泡多久?”

    “七天。”

    “七天?”

    “少废话,进去。”药王让仆人烧火,并保持在一定的温度。水开始冒热气,祁子弧的额头一直出汗。药王看了看,在他身上点了几道穴位,又为他扎针,见祁子弧不再皱眉后又点了几道穴,此后七天里每天换新药,点的穴位也在变化着。

    赵雨霏等人被寒衣带到一间木屋。

    “你们暂且在这休息吧。”

    “五哥呢?”林岳跟着自己,那五哥就一个人了,祁樱有些担心。

    寒衣瞟了她一下:“他好着呢。”

    七天里,寒衣带着赵雨霏和祁樱四处闲逛,林岳也没闲着,一直练功。

    “今天就是第七天了,祁子弧应该泡完了吧。”

    “师傅说过七天完成周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