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VIP23此生不渝 一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如是想着,她也怒从中来,她的白皙的脚尖一勾,被子从她们身上滑落,露出一身白瓷般的玉体。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将傅亦辰狠狠的踹下了床。

    傅亦辰身子一转,眼眸的深沉中荡出几分怒意,唇角的勾出几分冰冷的弧度,狠狠的将裴烟钳制在自己的怀里,狠狠地扣住她的小腰,指尖尽是温软。

    “裴烟你给我记住了,你是不是长翅膀了,翅膀硬了啊?竟然还敢给我踹下床。”他的指尖一转,指尖的动作加重,狠狠把玩手中温软的肌肤。

    裴烟侧过身子,发丝轻轻的颤抖,灯光散落在玉瓷般光洁的身躯上。腰间的疼痛,蔓延到神经各处,她闭上眼睛收起眼眸中的所有情绪。

    “怎么样,还痛么?我看看。”傅亦辰的目光投向斐烟腰间,一层温软的灯光迷蒙在光洁的身躯上,腰间却有一点淤红,点在腰间有几分触目惊心。

    “怎么会不痛?”斐烟的声音轻软,舌尖上仿若勾出千百般的丝线,萦绕着傅亦辰的五官。她身上的弧线完美到精致,垂落在臀部的被子露出半块凝白的臀部,每一寸肌肤上仿若都沾着光芒。傅亦辰的掌心顺着她的背部的肌肤,划向被子里……

    “斐烟,你个磨人的小妖精,哎……这辈子也就你敢……”他的欲火就越烧越重,烧的他浑浊了呼吸,也烧的他浑浊了双眼,满眼间现在就是一个念头,那就是要将裴烟拆吞入腹,那就是要吃了裴烟。

    就势压在裴烟的身上,他的手,就开始了不老实的游走,在裴烟的身上,背部,不住的游走着。斐烟身子轻轻的颤抖,将再次从腿上滑下的被子扯上腰间,刚要直起身子,胸前的柔软晃动入傅亦辰的眼眸,傅亦辰的指尖仿若是带着一团火一般,覆盖住她xiong前的冰凉。

    “傅亦辰,你让不让人睡觉了?”仿若有一道电流刺穿了她的身子,斐烟的眼眸中缠绕出千丝万缕的娇媚,口中虽是嗔斥的话,呼吸中却带着几分蛊惑。

    “小妖精,你这副摸样,让我心猿意马,当真也并非睡觉的神情!”傅亦辰的手所过之处,无疑都点起了一串串的火苗,烧的她浑身都发热,发烫,可是同时,着一串串的火苗,也烧在了她的脸上,她相信自己现在一定是闹了一个大红脸,整张脸都红到了不行。

    斐烟额头上也有细密的汗水淌落在被褥上,仿若是绽开出一枝墨色的花朵,在她的脸颊旁摇曳生情,“傅亦辰,你欺负人。”

    他浅浅的笑了,那莞尔一笑的模样,只能够用春暖花开来形容,那一刻,仿佛真的是春暖花开,而且还是花开都有了声音。

    饶是她觉得自己的脸皮已经是铜皮铁骨,刀枪不入了,也化成了绕指的轻柔。斐烟半闭着眸眼,发丝粘连于脸颊上,目光被发丝层层隔断。傅亦辰看着她这么勾人的模样,也更是忍不住自己的yu望,身下已经硬涨到发痛,叫嚣着要纾解。

    “怎么欺负你了?是这样还是这样?”他的进攻开始霸悍起来。

    “你慢着些……”低低的喘着粗气,两个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汗水也融合在一起,更是增添了屋子里面的暧昧的气氛,裴烟一抬眸望见窗外夜色迷蒙,风浮动着粉红的窗帘漫卷,仿若是波浪一般,卷出轻盈。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过分了,这种白日宣淫的事情,竟然做的手到擒来,好在他们的房间没有人敢随意的进来,裴烟也不用担心再发生那天在旅馆中的情况。

    两个人的呼吸纠缠着,身体也纠缠着,极致之时,傅亦辰在裴烟的耳边低吼,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什么,裴烟也没有听清大抵是说了些什么,也没有再去追问,意乱情迷之时,说的也就不外乎是什么我爱你之类的话,他之前也总是说,其实这种事情,不必强调,她心中也是清楚命了的,这个男人对她的爱,早就溢于言表了。

    黎雨珊此时此刻就站在门口,她最近越来越愿意站在裴烟和傅亦辰的房间门口了,第一是想要制造自己和傅亦辰的偶遇,第二是明知道裴烟和傅亦辰在房间里面会做些什么,她若是听见了就是对自己的折磨,可是就算是对自己的折磨,她还是想要知道,知道之后,心中却又是抑制不住的疼痛。

    可是如果她不知道,心中却想要一探究竟,可是听到了房间中娇吟的声音,手心中渗出细细密密的汗丝,眼眸中的阴狠一晃即逝。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裴烟就是故意将房门不落锁的,因为上一次裴烟就发现了黎雨珊在自己的房间门口听墙角,从那以后,她的房门就不再落锁,她要是愿意听,就让她听个够,反正一般的小丫鬟是不敢在这个时候进入房间的。

    她就要看看她黎雨珊是由多强的自控能力,能够一直隐忍着在房间门口听多长时间,这个女人的隐忍,也确实是出乎了裴烟的意料,这个长久的时间了,她虽然一直在房间外偷听,也知道房间的门没有落锁,可是就是强忍着没有打开这扇门,没有任由自己放纵自己自私的心,去将那扇门打开,搅乱她的好事。

    黎雨珊的心中虽然还是有很多的愤愤不平,但是要饿还是钻神离开了,裴烟不用你现在嚣张,以后,谁高谁低,还未可知呢,黎雨珊眼眸中的阴狠,和自己的父亲竟然是这么得如出一辙。她果真是连脾性都像极了自己的父亲。

    裴烟也不知道自己和傅亦辰疯狂到了什么时候,只知道她一觉睡醒之后,已经夜深了,身子也被傅亦辰整理干净了,傅亦辰虽然表面上是一个粗心的男人,但是在遇见问题的时候,其实他的心,比谁都细致,而且在照顾裴烟的方面,更是面面俱到。

    裴烟穿着一件白色的露肩礼服,丝网装的披肩垂落在地上,划过台阶。发丝垂落在胸前,仿若是一点墨散开了一枝花。透过薄纱的门帘,她看到傅亦辰的背影,他的身上沾染着阳光,背影深沉而儒雅,“做什么呢?”

    “醒了,怎么不多睡会儿?”傅亦辰抬起眼眸,深沉的眸光中荡出温柔,身边萦绕着白色的烟雾,网状的门帘缠绵着她们的视线。

    走进了才嗅到一股浓重的清香,才知道原来他在拌凉菜,凉菜和鸡汤,这两样东西该怎么放在一起吃?

    其实傅亦辰也是不想的啊,可是奈何他是一个男人,会做的东西原本就有限,此时此刻更是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一些什么才好,想着就做自己会做的东西吧,虽然谁拿到一起有些不伦不类,可是好歹放在一起还是能吃的。

    看着这个小丫头片子的表情,他一瞬间就不开心了,这是在嫌弃他吗?他可是屈尊降贵的爬起来给她做好吃的,可是这小丫头片子,明显就是一副不屑一顾的模样的嘛,这也实在是太伤人心了一些了吧。

    “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要是嫌弃可以不吃。”裴烟心中淌过温暖,眉眼中尽是笑意,纤长的手指敛起床帘,披肩滑下肩头,露出凝脂般的肩膀,锁骨中的一点珍珠轻轻颤动。

    “谁说我身在福中不知福了,那鸡汤,闻着不错,可是那是大补得东西,你打算炖给谁喝?难道是你最近身体亏虚,打算熬给自己补一补?”裴烟眉眼带笑的将他看着,只是那眉眼间的笑,却不是一副好笑,明显就是一副坏笑的模样,将傅亦辰看着的眼神,也是一副,你是不是不行了的眼神,任何一个男人都不可能容忍的了一个女人用这种眼神看着,着显然和质疑一个男人那里的功能是一种效果。

    傅亦辰的眸色一暗,伸手就将裴烟捞进了怀中,手指一拨,披肩散卷在地上。他眼眸中神色危险地将她看着,可是裴烟却一点也不怕,她知道,这个男人就算是在外面是个老虎,其实在她身边的时候,也只是一个纸老虎罢了,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有威胁的人物,所以就算是他现在嘴上说要拆了裴烟了,裴烟也是不怕的。

    “说我不行?那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你老公我行不行。”老公两个字在舌尖上缠绕,绵延出柔情,他的声音低沉缠绵,声音在空气中颤抖出尾音。老公,虽然他早就已经和住在一起,他也已经和自己求过婚,可是他还是一直都不曾和裴烟确定过关系。其实没有安全感的女孩子更容易被感动一些,往往你一句话,就会感动她,也往往就是你一句话,就能在她的心里掀起万丈波澜。

    “你怎么了?”没有想到自己一句话竟然会让裴烟红了眼眶,难道真的是自己要的狠了,她现在痛了害怕了?“你还痛么?”也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反正不管对不对傅亦辰现在都已经问出口了,他就是问问,问的对了,就算是对了,不对的话,从裴烟的反应里面就能看出来。

    “你……”裴烟被他问的一愣,睫毛上的泪珠低垂,映射出点点微光,她敛起眼眸却敛不起波澜起伏的感动。只是……这个男人还真的是不要脸了一些,竟然就这么将这些臊人的话就说了出来。成天就只会想一些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自己的好心情还有感动都被他弄的乌烟瘴气的消失不见了,这个男人破坏气氛可是一把好手。

    “乖,斐烟尝尝鸡汤。”嗅了嗅鸡汤的味道,越来越浓郁,当真是勾的她食指大动,他煲鸡汤的话,不是给自己喝,那就是给她喝,汤的颜色乌黑浓稠,靠近了倒是散发出一股药的清淡。模样当真是不好看,裴烟拿起玉瓷的勺子,乌黑的鸡汤在勺子中晃动,她启开仿若桃花的唇瓣,舌尖上萦绕出清香。“你为什么要熬这么大补的汤啊。”

    傅亦辰只是轻轻的递了她一眼,就自顾自的吃起了米饭和凉菜,在军队里面时候的他,比这更不好的饭都吃过,其实没有什么是他将就不了的,只是他们都以为他是大家的公子哥,工资爷,是娇生惯养的,就算是现在有了这样的权利,也是一样的吃不起苦的,其实他们都错了,傅少爷是最最不挑食的一个人。

    “看你的小身子骨实在是太纤细了,怕你禁不住我折腾,所以打算给你补补。”

    鸡汤原本书滑入了喉咙中,却被呛出了眼泪,眸光中闪烁出波光,泪眼迷蒙。这个男人耍流氓的本事可是真的是与日俱增了,到现在,甚至都已经可以这么炉火纯青的将耍流氓的本事熟练的运用于每一个场景和相处上面。

    “怎么会这么不小心?”

    裴烟不停的咳,不停的咳,原本垂在胳膊上的披肩轻轻的颤抖,光洁的背部仿若颤出一双盈盈的翅膀。斐烟眸光一横,娇嗔道:“怪谁?你倒是说说,这怪谁?”

    傅亦辰也没有料到裴烟现在还是这么的不禁闹,他最起码以为裴烟和自己在一起这么久了,摸爬滚打的,早就练就了一身的铜皮铁骨,现在恐怕都已经皮糙肉厚了。

    可是他发现他错了,裴烟现在的脸皮还是那么的薄,开不起太过的玩笑,刚刚确实是自己开的过了,裴烟拧完鼻子之后,就气冲冲的向着厨房外面冲,眼见着就是想要回房睡觉了的,原本她还是蛮饿的,被傅亦辰这么一气,反倒气饱了,现在也没有别的心情去吃什么了,转身就想着离开了,傅亦辰辛辛苦苦熬了很久的鸡汤,只动了一口,就完完整整的放在那里了。傅亦辰当然不可能眼看着自己辛辛苦苦的成果就这么的消失了。专门为这个人熬得鸡汤,这个人合了没两口就要走,这成了什么事情了。

    傅亦辰还在想着用什么样的话能够留下裴烟呢,却眼见着裴烟都已经走了出去了,转身又折了回来了,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继续搅动碗中的鸡汤,碗中的鸡汤还有些烫,裴烟也是一副不着急喝的模样,傅亦辰刚刚上前去给裴烟道个欠,哄一哄裴烟,转眼就看见了裴烟身后跟着走进来的黎雨珊。

    黎雨珊看见傅亦辰浅浅的一笑,有着大家小姐的风范和礼貌。“这么晚了,你们也还没睡啊。我刚刚正好饿了,想来厨房做些吃食,结果刚走到厨房门口,就闻到浓浓的鸡汤的香味了,傅少爷,是你炖的鸡汤吗?”

    傅亦辰是一点好脾气也不想给出了裴烟以外的女人,尽管现在黎雨珊已经在和自己柔柔弱弱的说话,一副好不可怜的样子,可是他还是不想去搭理黎雨珊,这个女人,让他打心眼里面厌恶,但是人家已经说了那么长的话,自己也不能不回答,毕竟她现在住在这里的身份是裴烟的妹妹。有些不耐烦的从鼻间溢出一丝轻嗯,转头就没有了下文。

    裴烟看见自己的男朋友给自己的情敌这样的回答,心中也好受了不少,她现在给黎雨珊的定位就是情敌,可是她为什么要养着情敌呢?第一是证明这名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忠贞不渝。第二,就是这个女人好歹还是自己的表妹,没有做出自己讨厌的事情之前,自己是不会怎么对她的。

    “着鸡汤闻着好香,我可以一起喝吗?”黎雨珊的眼中闪烁出一抹犀利,这种感觉就好像是一个女孩子看见了自己钟爱的东西一样,那种渴求的眼神,让人不忍心拒绝。

    傅亦辰原本想一口回绝的,可是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这个烫手山芋传给裴烟,让裴烟来做这个决定,他也想看看裴烟是怎么样的一个态度。“我给你姐姐熬得,你问问你姐姐给不给你喝吧。”

    裴烟冷眼一扫,随手就把手中的这碗鸡汤推给了黎雨珊。“这碗凉好了,你喝这碗吧。”岂不知,这碗,刚刚被裴烟呛到的时候,喷出来不少带着鼻涕的鸡汤,但是黎雨珊却是不知道的,她来就是为了和裴烟分一杯羹的,她就是不想看着裴烟自己一个人独占傅亦辰的好,傅亦辰亲手熬得鸡汤,她是说什么也会喝到的。

    有些狐疑的看了裴烟一眼,她还以为裴烟会拒绝,到时候还有自己好一顿撒娇要撒,可是没想到裴烟竟然这么简单的就答应了她的要求,她有些疑惑的看了看裴烟再疑惑的看了暗傅亦辰,在她的心中,裴烟并不是这么好说话,也不是这么好相与的主,但是为什么裴烟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自己这个要求,她也是不甚清楚。

    也许是因为在傅亦辰的面前,所以就表现的大度一些吧,不想让傅亦辰以为她是一个小气的女人,如是想着,她就开始喝起了碗中的鸡汤,裴烟就好像没有看见一样,随手拿了另一只碗,又呈了一碗热气腾腾的鸡汤,也慢慢的吹着喝了起来,傅亦辰是第一次发现,原来裴烟还有这么腹黑的时候,但是就算是他发现了裴烟腹黑,还是没有想...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