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章 下错药事件

首页书架加入书签返回目录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我以为宋若谷所谓“女朋友是用来疼爱的”只不过是随口说的甜言蜜语,但没想到他很快就亮出了二十四孝好男友的凶残本质,让我着实有些招架不住。

    本来嘛,t大男女比例一直居高不下,女生资源极其匮乏,男生在t大待久了,出了校门看母猪都是双眼皮的,所以这里就是一个巨大的生产忠犬男友的培养皿。宋若谷作为一个脑抽外星人,多少也受到了地球人的影响,开始在无敌忠犬的不归路上渐行渐远。

    什么骑自行车接送上下课啊,买早餐陪吃饭啊,夹菜挑鱼刺啊,一切消费主动掏钱包啊……这些都弱爆了,有一次我感冒发烧,自己都没觉得怎么难受,他倒急得嘴上都起泡了。

    他竟然还帮我做选修课作业。我们俩的选修课不一样,但他经常翘了自己的选修课来陪我上。我那堂课是关于经济学的,其实很无聊,有宋若谷在,我就更听不下去了,即便他不说话,就那么一直盯着我的侧脸看,我也受不了,不一会儿就脸上发烧。而且这小子难道是属青蛙的吗,怎么能够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守候猎物一般,连眼睛都不带眨的!

    我在本子上写了几个字递给他,别看了!

    他在那行字下面写道:你亲我一下。

    一堂选修课一百多号人,他提这个要求实在太无耻了。我发现宋若谷这人果然是个变态,他特别喜欢在公共场合秀恩爱,但是我对于在公共场合亲热的接受程度仅限于拉拉手,所以他基本不会得逞的。每到这个时候,他都会用火热的、欲求不满的眼神儿盯着我看,直到把我弄得满脸通红。后来这小子还针对自己这一行为给出了解释:“我特别喜欢看你害羞的样子。”

    ……害羞你妹!

    所以现在宋若谷又玩儿起了老把戏,我被看得血气浮动,老师讲的话一个字儿也没听进去。于是我向旁边伸手,摸到宋若谷的大腿,然后用力一拧……疼不死你!

    “唔……”宋若谷皱眉轻哼,含笑看向我,目光如水,那表情,不像是疼得,倒像是无比享受。

    “……”对着这么个刀枪不入的变态,我实在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老师察觉到这边的动静,点了宋若谷来回答问题,整个问题我也没听全,就记住“边际效应”这四个字。

    但是宋若谷想都没想就答出来了。

    老师满意地点点头,拿着花名册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了鼓励同学回答问题,每一个答对的同学都会有少量的期末成绩加分。

    宋若谷面不改色,“纪然,学号xxxxxxxxxx。”

    这小子知名度太高,周围不少同学已经认出了他,纷纷用眼神儿控诉着他的无耻。

    他坐下之后,在我的本子上写道:奖励?

    你要什么?

    你刚才弄疼我了。

    然后?

    给我揉揉。

    滚。

    “真是一点也不温柔。”下课之后,宋若谷帮我提着包,边走边说。夜已经深了,路灯并不很亮,照得地面的人影都模糊不清。

    我扭头看他柔和深邃的侧脸,他垂着眼睛,浓密的睫毛掩住了目光。

    生气了?

    我把他拉到一个偏僻的角落,这里没有灯光和月光的眷顾,被外围的光亮反衬得更加阴暗。我把他推到墙上,踮起脚吻他。

    他立刻激烈地回应我,轻轻啮咬着我的嘴唇,舌头长驱直入,一边吻一边剧烈地喘息,手臂不自觉地收紧。

    某种程度上说,男生其实是很好哄的。

    亲着亲着,他的动作就有些不妙起来。他摩挲着我的腰,手指轻轻探进我的衣服。

    我果断把他的手拎出来,头也偏开,躲避他的追逐。

    “纪然,”他伏在我的耳边,轻声叹息,气息依然紊乱而火热,“狮子的发情期在九月,熊猫的发情期在4月。”

    拜托,姐是学生物的,不用你给我科普这些吧!

    他用下巴蹭着我的颈窝,又说道:“只有人类,每天都在发情期。”嗓音暗哑,我甚至能感受到他喉咙的滚动。

    我落荒而逃。

    本以为两人再相见会比较尴尬,然而第二天他又没事儿人似的,提早跑到教室门口等我,见到我时笑眯眯地问我中午想吃什么。被他这么一搅,我也一点害羞的感觉也找不到了,坐在他的自行车上欢快地直奔食堂。

    关于那堂选修课,后来我们没有考试,只上交一份论文作为最终成绩。宋若谷原创了一篇上万字的关于经济危机的论文,有论点有论据还有复杂的数据分析,虽然我不怎么看的懂,但老师是识货的,大笔一挥给了我一个接近满分的成绩。这也导致老师对他印象深刻,直到大三时,看到宋若谷还会亲切地叫他一声“纪然”。罪过啊罪过。

    除此之外,宋若谷还喜欢时不时地给我“惊喜”。一开始也不知道他跟谁学的,偷看我的电脑,把我购物车里放着的东西全部给付了款,以至于我后来莫名其妙地一件件地收到没付过钱的东西,自己吓得够呛。在我婉转地表达了我对这种“惊喜”的不适应之后,他改送一些小礼物。什么印着我们两人合照的马克杯呀,或可爱或风骚的饰品呀,他自己插的花束呀,动漫的手办呀,神奇的小玩具呀,什么什么的,不一而足。大概是得了什么高人指点,他送的礼物都透着那么股小清新的味道,简单可爱,价格也不贵,让人无法拒绝。后来才知道那是因为他妈妈成了她的爱情顾问。

    我专门买了个超级大的收纳箱,放这些宝贝。我寝室的姐妹看到之后,无不夸赞宋若谷的温柔体贴。

    是啊,实在是太体贴了……有一天,他小子竟然泰然自若地问我,用不用帮我买卫生巾。

    ……不用!

    我从小到大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人,温柔到能把你的骨头泡化了。这让我感动之余,心里又有些毛毛的……

    某一次,我们俩一起吃饭时,我看到宋若谷把一个个的虾剥好,堆到小碟子里,最后推到我面前。我有些感动,说道,“宋若谷,你不用这样。”

    “纪然,我想对你好。”

    我这个人泪点奇高,幼儿园毕业之后哭的次数两个巴掌数得过来,那些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虐恋情深的爱情或者感动人心赚人眼泪的各种故事……都没让我流泪,可是这一次,因为宋若谷一句简简单单的话,我竟然一个没忍住,给哭出来了……

    这世界上有一个人,他不是你爸不是你妈,却对你体贴入微关怀备至,无时无刻不在关心你爱护你,为你快乐而快乐,为你难过而难过,毫不计较地付出,只是因为,他爱你。

    这样的爱情,你旁观时也许并不会有什么感觉,可是有朝一日当你真正得到时,一定会幸福到流泪——不管你的泪点有多高。

    那天我泪腺一发威就止不住了,趴在宋若谷怀里哭了半天,他一边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一边柔声安慰我,低沉甜蜜的话语像是春夜里静静流动的泉水,有一种特别的安抚人心的效果。我沉浸在这泉水之中,心想我这辈子可能真就栽在他手里了。

    如果有一个男人,他无条件对你好,好到你眼中再也容不下任何别人。那么你就认栽吧。

    所以说,对于爱情,温柔才是最致命的武器。

    但是这一天,温柔的宋若谷生气了。

    事情是这样的。他给我的那颗假珍珠,被我借给史路玩儿。史路这小子拿着它得瑟来得瑟去,一不小心得瑟到宋若谷面前。

    宋若谷一眼就认出了这东西,于是他很生气。

    史路还嫌事情不够瞎,得意地告诉宋若谷,“是纪然给我的。”

    我当时也在场,心虚地矢口否认这颗就是他给我的那颗。反正这东西一定是批量生产的,他能买,别人也能买。

    宋若谷哪有那么好糊弄,他眯着眼睛,危险地看着我,坚持要求马上看到我的那颗。

    我哪有啊,为了圆上一个谎,就又撒了个谎,“放在家里了……”

    “那就回家拿。”

    回家拿?花好几百块钱路费就为拿个二十块钱的珠子,这种做法真的好吗……

    “要么就快递。”

    我只好答应他,会让我妈妈快递过来,想着回头直接把史路手里那颗要回来就好。结果宋若谷很奸诈地表示,为了防止我们作弊,史路这颗暂时由他保管。

    史路自然不肯。

    “或者让我二十四小时守在你身边。”宋若谷提出另一个建议。

    于是史路乖乖地交出了珠子。

    面对这种猪一样的队友,我只好求助万能的互联网。现如今网络购物如此发达,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买不到,想找颗人造珠子应该不会太费劲。

    但事实却是……很费劲。

    怎么说呢,其实我这颗珠子的条件蛮高的,要形状相同,大小相同,颜色相同,还要做工好,性价比高,能尽快到货……这些条件加起来,备用选择也就寥寥可数了。

    搜来搜去,我在淘宝上忍痛花二百块钱买了一颗,收到货一看,顿感失望,别说宋若谷了,连我自己都能看出和上一颗很不一样。

    到这时候我已经觉得事情的不对劲了。

    怎么这二百块钱的东西比二十块钱的还像假货呢……

    “丢了?”宋若谷抱着双臂,神色冷冽。周身仿佛漂浮着一层可见的冰碴,人鬼勿近。

    我一缩脖子,“是啊。”

    “可是我现在想要回来,怎么办?”

    “要不……嗯,我按原价还你钱?”

    “好啊,”他挑眉冷笑,在我面前拍了一张纸,“这是发票,我也不要全款,你照着百分之八十给就行。”

    发票很正规,我拿过来一看,上面的数字看起来着实惊悚,我吓得牙关打颤,“这这这这这是假发票吧?”

    “你说呢?”他似笑非笑,目光危险。

    “可你不是说才二十吗……”

    “我没说,是你自己说的。”

    我一回想,也确实,我猜了个二十块,他当时没承认也没否认。怪只怪我先入为主地以为那东西是假的。可是它那么漂亮,完美到逼真,怎么会是假的呢。

    看来这次我又傻x了。

    “还钱。”宋若谷冷酷无情地说道。

    “能不能分期啊?”

    “不能。”

    “那就钱债肉偿。”

    “……”这情节是又要往重口味的方向发展吗。

    他抬起我的下巴,拇指轻轻摩挲着我的嘴唇,突然一低头,作势要吻我。

    我后退两步,举手投降,“好吧我说实话那颗珍珠其实是借给史路玩儿了但是我绝对没有送给他本来我已经准备要回来了真的真的我发誓!我错了!”我换上可怜兮兮的眼神,望着他。

    他叹了口气,向我摊开手,掌中躺着的正是那颗大珍珠。

    “收好,这是我们的定情信物。”他说。

    “嗯!保证再也不让别人碰了!”我狗腿地点头,拿着那颗珍珠,放在唇间轻轻亲了一下。

    “只亲它吗?”宋若谷不满地看着我。

    我勾着他的脖子,凑过去吻他。他主动迎过来,咬住我的嘴唇和我纠缠。

    一番唇舌交缠之后,宋若谷的心情果然好了许多,他摸着嘴角笑,“但我还是要惩罚你。”

    “好吧,怎么惩罚?”

    “没想好,先记账吧。”

    我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搞定宋若谷这边之后,我把史路揪出来教训了一顿。结果这小子得意地告诉我,“我怎么会看不出那东西的真假。其实就算你给我,我也不会真要……我就是特别想气死他。”

    ……我还想捏死你呢。

    不管怎么说,珍珠风波算是摆平了,宋若谷又恢复了二十四孝好男友的凶残面目,只是偶尔看我的眼神儿会透着那么股跃跃欲试,问他,他就回答,“我在想怎么惩罚你。”

    我感觉自己就像是那待宰的羔羊。

    但我暂时也没心思去想他到底会怎样惩罚我,因为有另一件事情让我略感不安。

    宋若谷要带我参加一个party,这不是重点,重点那party是他一个叔叔办的,到时候大概会有不少他的长辈和朋友,甚至他爷爷都有可能去。于是,他这应该算是正式把我介绍给亲戚朋友了。

    “你玩儿真的啊?”说实话我有点儿紧张,见长辈什么的,还是一下子见那么多,真的好可怕……

    “我从来不玩儿,我一直是认真的,”他看着我,面色不善,“难道你只是玩儿玩儿?”

    “不是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连忙摇头,“我就是……这个,是不是太快了?”

    “快?你知道我肖想你多久了吗?”他递给我一件裙子,“再说,大家早晚是一家人……试试这件。”

    还真是不把我当外人啊,我感叹着,拿着这件裙子进了试衣间,出来之后走到他身边,对着镜子看。

    不得不说宋若谷的品位确实不错,大概学过画画的人眼光就是毒辣吧。此时我身上的是一条棉质拼接连衣裙,上身纯白色,圆领短袖,简洁大方,□的裙子也是白底,上面印着浅蓝色的水纹,其中点缀着小鱼形状的图案,形状简单,却可爱得很。裙边儿在膝盖上方一寸,不长不短。整条裙子造型简洁,剪裁精致,穿在身上时透着那么种青春与活力,让人看了之后心情都会跟着不由自主地上扬。

    我在镜子前转了两圈,宋若谷满意地点点头,“还不错。”

    “好看是好看,”我有点犹豫,“可是会不会,嗯,不够……庄重?”不需要穿晚礼服什么的吗……

    宋若谷笑道,“没必要。这只是一个普通的聚会,你用不着紧张。”他说着,又取了一双鞋递给我。

    那是一双圆头高跟鞋,跟的高度大概五六厘米,并不夸张,鞋的整体是白色的,鞋面上缀着几片形状不规则的水蓝色玻璃,拼成蝴蝶结的形状。

    “这个太幼稚了吧?”感觉好像高中生的鞋,还蝴蝶结!

    “不会,配你的裙子刚刚好。”他见我不接,硬把我拉到椅子上坐下,然后蹲□做了个偶像剧里烂大街的动作——帮我换鞋!

    我整个人都思密达了,紧张得手都不知道怎么放,“我我我我自己来!”

    他抬起头对我淡淡一笑,笑容温暖如三月春光。我还没什么反应呢,旁边的导购先看不下去了,捂着胸口两眼冒星星,“好甜蜜好温馨好浪漫!!!”

    “……”赶紧结束吧少年,我还是不太习惯在公共场合秀恩爱。

    宋若谷没有听到我内心的呼唤,他慢吞吞地帮我换了鞋子,却依然没有起身。

    “宋若谷?”

    “……”他盯着我的小腿,低头不语。那目光,仿佛带了火星,灼得我腿上肌肤一片火热。

    “咳咳。”看来这小子又中邪了,不过对于他时不时犯脑抽这种事情,我经历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他握着我脚腕,将我的左腿抬起,然后突然低下头,在我的腿上印下一吻。

    从我这个角度向下看,只能看到他半张脸,浓密睫毛的掩映下,他的表情虔诚无比,仿佛在对待某种信仰,让人……怦然心动。

    小导购已经疯了,捂着胸口满地乱窜,“啊啊啊,怎么办!秀恩爱什么的最讨厌了!羡慕嫉妒恨!你们这群无耻的人类!放开那个姑娘!”

    “……”

    “……”

    幸亏这里人少,所以也没吓到别的顾客。

    从商厦出来,宋若谷显得有些心事重重,似乎有话要对我说,却每每欲言又止。

    “怎么了?”我问道。

    他突然拥住我,手臂收紧,下巴在我的颈窝轻轻蹭,闷声说道:“纪然,你什么时候才能给我做模特?”

    我不明白他怎么突然问起这个,眨巴着眼睛想了半天,在把“做模特”与“不穿衣服”划上等号之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目录下一页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